国企开发光热发电项目的现实逻辑 稳字当头!
来源:CSPPLAZA光热发电网 | 0评论 | 841查看 | 2018-08-17 10:04:26    
  CSPPLAZA光热发电网报道:国企曾一度被视为光热发电项目开发的主力军,但在首批20个国家光热示范项目中,当前在建项目主导方为国企的仅剩4个。

  这4家国企中,已无传统意义上的五大发电集团的身影,仅剩下中电建、中能建、中广核和中船重工。

  在2016年首批示范项目下发之初,另有几家国企包括国华电力、国家电投、华能、中信、中节能、三峡在列。

  两年之后的今天,这几家公司主导的项目或已退出,或仍在原地停摆。

  是什么原因让国企迟滞不前?答案已非常明晰。在稳定压倒一切的国企发展观左右下,投资回报并不那么清晰的光热发电项目目前并非国企的投资首选。

  即便在诸多在传统能源领域寻求转型的国企看来,当前新能源行业可选的投资机会并不好找,对于光热项目的投资,各方依然是慎之又慎。

  从决心到放弃 国华电力的遗憾

  但部分国企的决心和信心并非自一开始就在摇摆,这其中尤以原神华集团旗下的国华电力有限公司最为突出。

  2015年,身为电力“四小豪门”之一的国华电力就在紧锣密鼓地布局光热发电市场,按照该公司拟定的2015~2030年光热发电开发规划,其计划在2015~2020年完成150万千瓦光热发电装机,2020~2025年完成350万千瓦,2025~2030年完成600万千瓦装机。为此,其还专门成立了负责项目前期的光热办公室。

  这一消息当时振奋了整个光热市场,业内人士都明白,类似于国华电力这样的电力央企大规模布局光热项目开发对整个行业发展的长远意义。

  2016年的11月23日,距示范项目政策落地的2016年9月14日仅过去2个多月时间,国华电力玉门熔盐塔式10万千瓦光热发电项目就发布了EPC招标公告,其是示范项目政策落地后首个进行全厂EPC招标的项目,更是动作最快的国企主导的示范项目(除先期建设的中广核德令哈项目)。

图:中广核德令哈电站将成为首个接受各方检验的项目


    除了在项目布局上四处出击外,彼时的国华电力还在紧密接触美国的熔盐塔光热技术公司SolarReserve,并有计划将之收购。

  这些无不说明了国华电力在推进光热发电业务布局层面的决心,而行业也乐见其在光热业务上的大手笔投入。

  但遗憾的是,国华电力玉门100MW项目的EPC招标起于决心,终于人心。在一年之后的2017年11月27日,该EPC项目以终止招标收场。

  这中间一年多的时间内,一度有该项目要重启招标的消息传出,可以想象的是,国华电力在此期间依然在纠结,但最终未摆脱流产命运。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国华电力最终放弃?未来某一天,这其中的故事或许将成为光热行业人士诟病的“一出好戏”。

  随后的2018年2月28日,《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关于光热发电示范项目建设有关情况的通报》下发,国华电力玉门100MW项目成为其中唯一一个明确退出的项目。

  明确退出和逾期未予承诺很大程度上反映了项目主导方的态度,逾期未予承诺在很大程度上表明项目方仍在纠结徘徊,而明确退出的态度说明了国华电力或其母公司彻底放弃该项目的心态。

  一年多时间的纠缠,项目最终流产,这绝非国华电力乐见的结局,今天的国华电力光热项目相关人士多为此感到无奈与痛心,要知道的是,国华电力的光热团队在该项目上一度投入了很大心力。

  刨除光热项目延期政策因素和项目自身投资回报率等根本影响,国华电力玉门项目的退出也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后续多个国企主导的光热发电项目迟滞不前的连锁反应。一切求稳的国企高层心态不允许因一个收益率并不是非常确定的项目投资为其带来诸多不确定性的烦恼。

  首批项目发电量将根本上影响国企投资决心

  光热发电项目投资大、融资难的特点决定了资本实力雄厚且在大规模融资借贷上有天然优势的国企最可能成为光热发电项目开发的主力军。

  首批示范项目的格局已经如此,国企未能大量盘活首批项目令人遗憾。

  未来,国企要投入需要更切实际的理由,这个理由最核心的是要能够满足国企求“稳”的心态,这其中包括了稳定的电价政策、稳定的项目投资收益率。稳定的电价政策需要政府层面的态度,这只是外部影响因素,更确切的说,是在现行电价政策下,要求稳定的项目投资收益率。

  国企在资金成本上的天然优势使其可以在同等条件下获得更好的收益率。但在稳收益率和高收益率之间,国企投资追求的首先是稳。

  那么在国企眼中,如何才能看到项目稳定的投资收益率?在首批示范项目开发之时,我们更多的只能靠嘴去说,说了很多但仍未能彻底打消国企的疑虑,这也是多数国企主导的项目迟滞不前的核心原因。

  但在有了首批示范项目的实际运行案例之后,一切都变简单了,我们只要有勇气把首批投产项目的实际发电量拿出来,就可以说服所有人,这比说什么都重要。

  首先接受检验的是最先投运的项目,槽式技术的代表性项目中广核德令哈50MW电站的实际运行效果将影响国企在2019年对槽式项目的判断,塔式技术的代表性项目首航节能敦煌100MW电站和中控德令哈50MW电站则将影响其对塔式技术的判断。

  这些项目的实际上网电量数据将可从电网公司获取,国企要拿到这个数据没有任何问题。先期项目呈现的数据可观,则国企大规模进入光热市场的时间点就越早。如果数据悲观,则将根本上动摇国企的投资决心。

  我们最希望的结果是,2018年底投运的项目在2019年就能够交出一份相对漂亮的数据,如此,在政策环境一般乐观的前提下,2020年之后的光热市场将不缺市场。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