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在电力物联网“爆红”,“前任”特高压该何去何从?
发布者:lzx | 来源: 角马能源 | 0评论 | 980查看 | 2019-03-15 14:53:42    

寇伟并非第一次提及泛在电力物联网。这个略显玄妙且拗口的新名词,隐没在特高压长达15年的盛名之下。


但在上任3个月后,这位国家电网新任董事长决定在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托出这个概念,并称之为公司“最迫切、最重要的任务”。


尽管外界对泛在电力物联网不甚了解,但在“两会”高度密集的聚光灯下,这个被赋予国网转型使命的全新名词瞬间爆红。


这是现年58岁的寇伟想要的效果。自去年12月接过国家电网帅印,这位电力大佬不得不面临一项抉择:要么平稳地“熬”至退休,要么肩负起“大象”转型重任。


按照惯例,央企“一把手”将于63岁退休。当寇伟继舒印彪之后接任“船长”时,外界对他最大的关注或许是:到2024年,他将打造出一个什么样的国家电网?


外界对这家全球最大公用事业公司最深印象或许仍停留在前任董事长刘振亚,以及由他主导力推的特高压工程。这位电力界前辈曾寄望于特高压改变全国“六张网”的分层分区格局。


如今,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开启,逐步向社会资本开放成为大势所趋。关于输配分离的传言甚嚣尘上,这家在世界500强中排名第二位的“巨无霸”在新时代背景下面临新的危机。


泛在电力物联网或许正是危机下的应对之策。


在确定路线图后,这位新船长还制定了时间表——到2024年,泛在电力物联网基本建成,新兴能源互联网业务利润贡献率达到50%。


当泛在电力物联网大火,特高压似乎正在失去光泽,这项世纪工程未来将何去何从?


转型突破口


上任仅两个月后,一份令人焦虑的成绩单摆在寇伟案前。


2018年,国家电网利润总额遭遇近五年来首降,为780.1亿元,比上年下降约1/7。其净资产收益率则由2014年的5.18%持续降低到2018年的3.36%。


去年,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下降10%,严重压缩国家电网的利润空间。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宣布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再降10%。


这对国家电网来说并非好消息,但降价只是开始。


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确立了“放开两头、管住中间”的改革思路,中游垄断业务的公用事业属性将增强。


按照国家电网官方说法,其输电业务存在被“管道化”风险。如果盈利模式仅限于收取“过网费”,这一板块的未来想象空间恐怕不容乐观。


机会或许在下游。但下游配售电业务已向社会资本开放。垄断打破后,国家电网从前赚取电力购销价差的传统商业模式被颠覆,增量配网领域也面临新玩家的竞争。


新电改无疑动了国家电网的蛋糕。在增量配网改革启动阶段,不少省电网公司颇有抵触。


去年10月,国家发改委重点约谈了六个改革问题突出的省份。迫于压力,国家电网紧随其后赴六省中的江西、河南、辽宁调研,督促各省站在讲政治的高度配合改革。


对寇伟而言,改革不可推卸,但同时也需考虑公司的持续发展。他的目标,是要让国家电网“在综合能源服务等领域处于引领位置,新兴业务成为公司主要利润增长点”。


这位发电企业出身的新掌门人曾因主持修建云南小湾水电站而一战成名。在坡陡谷深的条件下建成当时世界第一高坝,困难可想而知。


现今,寇伟所面临的困境比之更甚。


过去十余年,国家电网早已被深深烙上特高压印记。但在新形势下,这位新船长必须引导这艘万亿规模航母调整航向,寻找新的高地。


2018年12月底,寇伟上任后国家电网第一场新闻发布会,向外界宣布该公司全面深化改革十大举措。“在特高压直流工程领域引入社会资本”位列第一,令人侧目。


但短短一个月后,在国家电网2019年两会上,寇伟正式启动“三型两网、世界一流”战略,把泛在电力物联网摆在与特高压齐平的位置。


最近,寇伟再度加码,泛在电力物联网全面超越特高压,成为“最迫切、最重要的任务”。


所谓泛在电力物联网,即通过大数据时代的信息化技术,改造电网安全运营和综合能源服务两大业务板块。“泛在”的意义,于前者或许只是战术提升,于后者却是一场战略转型。


根据寇伟的定义,泛在电力物联网,就是围绕电力系统各环节,充分应用移动互联、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先进通信技术,实现电力系统各环节万物互联、人机交互,具有状态全面感知、信息高效处理、应用便捷灵活特征的智慧服务系统。


这个新的战略正孕育一个新的万亿级市场。


在寇伟高调宣布泛在电力物联网后,李彦宏、董明珠、雷军等大佬纷纷追捧,70余只概念股集体涨停。


此时,一个月前还炙手可热的特高压,似乎瞬间被淡忘。


此消彼长


在新的狂欢中,特高压的境况正在悄然变化。这个国家电网曾经的宠儿,如今被认为“存在被‘管道化’风险”。


这一变化对应着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释放的国企改革新信息。


在国家电网明确“最迫切、最重要的任务”三天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深化电力、油气、铁路等领域改革,自然垄断行业要根据不同行业特点实行网运分开,将竞争性业务全面推向市场。


当天,国家发改委官宣,将在油气领域组建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公司,推动油气干线管道独立,实现管输和销售分开。


这个改革先例使特高压处境微妙。当寇伟转而力推泛在电力物联网时,华能集团董事长舒印彪却隔空喊话,如政策允许,华能将参与国家电网的特高压混改。


这位国家电网原董事长是刘振亚的接班人,也是特高压的支持者。但在他执掌国家电网的两年半里,国家核准特高压几乎停滞。


2018年9月,特高压项目终获重启核准。但仅仅两个月后,舒印彪就被调往华能集团。


离任前八天,身穿绿色军大衣的舒印彪出现在青海海南州。


在青藏高原零下12℃的风雪中,这位奔袭近2000公里而来的“老国网人”,亲手按下青海-河南±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开工装置。


该项目被外界解读为舒印彪十六年国网生涯最后的功绩。


他的前任刘振亚曾在激烈争议中力推特高压。特高压具有大规模、长距离输电的优势,适宜中国能源资源分配不均的国情,也有利于西部清洁能源的推广。


但反对者担忧可能由此引发的电网安全问题。他们甚至指责刘振亚欲借特高压实现全国联网,从而避免国家电网被按地域拆分的命运。


反对派领袖陈望祥曾在国家发改委的论证会上,孤身一人直面数百位特高压支持者,坚持说出自己的反对意见。


2009年,第一个特高压工程正式投运两个月后,陈望祥因肝癌去世。弥留之际,这位为中国电力事业殚精竭虑的老专家仍对反对特高压念念不忘。


两年后,王仲鸿等23位电力专家联名上书反对特高压。但特高压仍在刘振亚的力推下高歌猛进。


截至目前,中国已建成“八交十三直”共21项特高压工程。


关于特高压的最强质疑,出现在去年国家重启特高压核准仅半个月后。去年9月19日,中国工程院向国家能源局报送首份反对交流特高压的官方权威咨询机构报告。


十余位院士组成的专家组指出,已建成的特高压交流工程利用率低,发挥的作用有限。


特高压之争的焦点是“三华”(华北、华东、华中)特高压交流同步联网。对此,专家组亦表明“不建议”的态度。


在被专家抵制的同时,对于受端省份而言,特高压意味着本地发电厂被外省输电所取代,带走的还有税收和就业。


但重重阻力并没有阻碍刘振亚和舒印彪的脚步。如今,接力棒传递到寇伟手中。从他上任始,特高压的未来即成为焦点。


上任仅一周,在万众瞩目下,寇伟开启特高压工程招标。


不久,他又抛出特高压混改举措,这项举措甚至点燃前任舒印彪重回特高压的热情。


但短短三个月后,泛在电力物联网横空出世,特高压将何去何从?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