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能源时代来临 能源互联网该如何应对安全挑战?
发布者:lzx | 来源:中国能源报 | 0评论 | 800查看 | 2019-05-23 10:14:22    

预计到2020年,5G网络将连接7万亿台设备、500亿个字节数据,以及80%的关键商业流程。在能源互联网时代,任何一个微小的安全漏洞,都可能导致大批风电场和光伏电站陷入瘫痪,或是自动驾驶的电动汽车改变路线。推进能源数据安全监测与防护保障能力建设已迫在眉睫。


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5G技术正加速推动互联网进入下半场,即产业互联网,而能源互联网将是产业互联网的最重要应用领域之一。


在日前举行的2019C3安全峰会上,相关专家表示,在依托5G技术的能源互联网时代,伴随智能终端设备量激增,网络的安全性问题将更加凸显。任何一个微小的安全漏洞,都可能导致大批风电场和光伏电站陷入瘫痪,或是自动驾驶的电动汽车改变路线,从而对生产生活造成重大风险。


智慧能源时代已来临


智慧能源和能源互联网时代正呼啸而来。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我国风电装机已达1.89亿千瓦、光伏发电装机已达1.80亿千瓦。


业内认为,随着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发电量的快速增长,能源系统正向碎片化能源时代转型,碎片化能源将以万物互联、高度智能的形态存在并使其价值最大化。也正是基于这一能源变革趋势,国网公司提出了建设泛在电力物联网的宏伟蓝图。


所谓智慧能源,就是能源利用技术与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深度融合形成的新模式和新业态,是能源互联网的基础架构。智慧能源既实现了风电、太阳能等多能互补,也实现了电力网、热力网、燃料网、交通网等多网融合。


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保障技术所副所长陈雪鸿认为,智慧能源在生产、传输、存储、交易、运维、消费等环节将产生大量数据。推进这些数据安全监测与防护保障能力建设已迫在眉睫。


能源互联网依赖于5G技术


业内认为,在以能源互联网为代表的产业互联网时代,信息化正在开启以数据的深度挖掘和融合应用为主要特征的智能化阶段,这也与我们建设“数字中国”的大背景相契合。


互联网只是联接了70亿人,而5G将支撑产业互联网,不仅将实现万物互联,而且要做到万事互联。预计到2020年,5G网络可能要连接7万亿台设备、500亿个字节数据,以及80%的关键商业流程。


亚信集团董事长田溯宁打了个比方:“如果说云像大脑,5G就是神经系统。5G实现了从人的连接到物的连接,到知识连接再到商业流程的连接。也就是说,5G时代的开启,将真正开启产业互联网元年。”


据介绍,5G技术是产业互联网的基础设施,而云网一体化是5G时代最重要的特征。IT(Information Technology,信息技术)、OT(Operational Technology,运营技术)与CT(Communication Technology,通信技术)将实现与ST(Security Technology,网络安全技术)的深度融合。在实现万物连接之后,开放性、云物一体等5G特征也使得网络安全问题变得更加凸显。


目前,中国移动正在包括能源、智慧交通等在内的九大领域进行5G的创新应用。中国移动的5G联创中心已经拥有500+的跨行业合作伙伴、22个开放实验室、5大行业联盟。


全球能源互联网研究院计算及应用研究所所长高昆仑表示,在能源互联网的背景下,多能互补,能源流、信息流、业务流高度融合,智能化、自动化、网络化是其主要特征。在泛在电力物联网技术发展趋势下,终端类型和结构日趋复杂,网络越来越开放,业务越来越融合,越需要实现端、边、云的安全免疫。


伴随海量设备的接入和物与物的广泛连接,在5G时代,无论是能源互联网,还是其他类型的产业互联网,其安全性都比3G和4G时代更加紧迫。


对此,GSMA行业安全专家Jon France表示:“随着网络不断的扩大,攻击面也在不断扩展,受益于5G等网络技术的发展,到2025年,物联网设备接入量可能将达到250亿,这些海量的联网设备将引入大量的黑客攻击,导致企业数据出现泄漏,由此造成的损失每年高达数十亿美元。在5G时代,关键的安全挑战包括网络功能虚拟化、密集化与物理安全、监管与CNI、数据存储与隐私保护、供应链与运营等,我们需要遵循设计安全、部署安全、运营安全这几个原则,来开展网络安全保护实践。”


没有安全就没有能源互联网


IT技术的融合创新,以及数字化转型的不断深入,无不体现着全球网络安全生态正迎来深刻变革。在能源领域亦是如此。


“5G云网是未来所有商业和产业互联网最重要的基础设施。5G云网时代下需要产业互联网的安全运营商,因为没有安全就没有5G云网,就可能没有更美好的未来。”田溯宁认为。


据介绍,随着新能源并网量的激增,新能源工控安全也面临着新挑战。如,网络边界防护不完善、风电集控中心到风电场远程调度未使用电力专网、通过互联网使用远程通讯软件来远程控制风机、控制区和非控制区之间未进行逻辑隔离、风电场服务器未进行加固防护等。


国家能源集团华电天仁公司副总经理刘曙元解释说,传统火电装机量虽然大,但设备相对集中于几大厂家。新能源控制厂家涉及更多,对工控安全提出了更高要求。


业内专家称,国网公司提出的泛在电力物联网就是要打造能源互联网生态圈。承载电力流的坚强智能电网和承载数据流的泛在电力物联网相辅相成,融合发展,共同构成能源流、业务流、数据流“三流合一”的能源互联网。


对此,国网网安(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总工程师许勇刚表示,泛在电力物联网的覆盖面、应用面、互联与连通性,以及能源对于社会运行发展的关键性,将导致泛在电力物联网逐步成为网络战的重点目标。另外,泛在电力物联网中终端部署量增多,部署位置广泛,终端的智能化程度提高,为保证通信效率,终端的通信协议相对简单,终端生产商较多在生产研发过程中进行安全控制难度加大,这些因素都使得泛在电力物联网的网络安全“暴露面”急剧扩大。


“鉴于此,应采取主动防御、安全可控路线进行防护,从根本上避免受制于人。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刚刚启动,需要加强网络安全同步规划、同步建设、同步使用的原则,从源头防范网络安全问题。”许勇刚呼吁。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