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发电装机结构悄然反转 发展绿色能源成大势所趋
发布者:wwh | 来源:中国电力新闻网 | 0评论 | 491查看 | 2019-07-22 17:58:58    

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后,其能源政策一直饱受争议。无论是提出“振兴煤炭工业”口号,还是废除奥巴马执政时期的《清洁电力计划》,以及退出《巴黎协定》,一系列举措清晰地勾勒出美国的能源政策倾向性。在这种背景下,今年4月,美国的可再生能源装机、发电量却双双超越煤电,引发关注。具体数据如何?为何会有这种结果?未来趋势是什么?记者进行了详细梳理分析。


根据不久前美国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FERC)公布的数据分析,美国可再生能源(生物质能、地热能、水电、太阳能、风能)发电装机已经超过煤电。同时,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发布的月度报告显示,4月份美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创纪录地超越煤电。


4月份美国发电装机情况


根据FERC最新“能源基础设施更新”月度报告(数据截止日期为2019年4月30日),今年前四个月,美国新增风电装机1545兆瓦,新增太阳能装机1473兆瓦,新增水电装机29兆瓦,这些足以推动可再生能源占美国总装机容量的21.56%。相比之下,煤电的份额下降至21.55%,低于一年前的23.04%。


FERC的数据还显示,在过去三年中,美国的可再生能源装机平均每年增加一个百分点,也就是说,一年前是20.66%,三年前是18.16%。三年里,仅公用事业规模的太阳能发电量占全国发电量的比例翻了一番,从1.42%增至3.23%。与此同时,风能发电占全国发电量的比例从6.43%增至8.25%,在未来几个月内很有可能超过水力发电(8.41%)。


如果FERC的预测被证明是准确的,在未来三年,可再生能源将提供全国可用装机容量的近四分之一(即24.15%),风力发电占十分之一(10.01%)以上,太阳能发电占4.32%。其余为水电(8.16%)、生物质(1.33%)和地热(0.33%)。


FERC的报告中只统计了公用事业规模的设施(即额定功率大于等于1兆瓦)数据,因此其数据不反映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的装机,尤其是屋顶太阳能光伏。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屋顶太阳能光伏占全部太阳能发电量的30%,这意味着目前太阳能装机实际占全国总装机的4%甚至更多。


4月份美国发电量情况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在6月份发布的报告也佐证了FERC的数据。根据EIA的报告,4月份美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量首次超过了煤电:可再生能源提供了23%的电量,煤炭发电量为20%。这一结果虽然有季节性因素,但依然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今年春天,美国的风力发电、太阳能发电几乎创造纪录,推动了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全面增长。随着发电装机的增长,风能和太阳能发电量也在不断增加,4月,风力发电量创下历史新高,达到3020万兆瓦时。太阳能发电量(公用事业规模,含光伏和光热)的纪录发生在2018年6月,为780万兆瓦时,今年夏天的数据很可能超过这一水平。


水力发电的季节性增长也推动了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总体增长。传统水力发电在大多数月份依然是最大的可再生能源来源,4月份的发电量总计为2500万兆瓦时,由于融雪导致下游发电机的供水量增加,水力发电往往在春季达到高峰。


美国的煤炭发电量已从十年前的峰值开始下降。自2015年初以来,美国退役了约47吉瓦的燃煤发电机组,且几乎没有新的燃煤发电项目上线。根据报告的退役计划,EIA预计今年另外有4.1吉瓦的燃煤机组退役,占今年所有退役机组的一半以上。


这一结果需理性看待


此前就有报道称,在美国的一些“风带”州,风力发电几乎满足了所有的电力需求,EIA和FERC两个权威机构的数据报告,更是证明了美国可再生能源普及速度。这在几年前是不可想象的,但有专家指出,这件事情需要理性看待。


在美国,春秋两季的总用电量最低,因为气温较舒适温和,供暖、供冷的空调用电量相对较低。因此,天然气、煤炭、核电等发电量在这几个月通常处于最低点,因为有些发电机组需要维修。再加上水电、风电的季节性“蓬勃”,联手造就了4月份的成就。


根据EIA最新的短期能源展望预测,在2019年剩余的几个月里,煤炭发电量将大于可再生能源。2019年和2020年全年来看,煤炭发电量依然超越可再生能源,但预计明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将超过核能。


美国杜克大学能源研究所主任布莱恩·莫里指出:“可再生能源在4月份击败了煤电,但是能持续多久?展望未来,政策可以破坏任何一个方向的轨迹。在联邦一级,政策努力程度参差不齐。”


发展绿色能源是大势所趋


布莱恩·莫里认为,政策对美国能源转型进程的作用至关重要。但最近,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清洁电力计划》被特朗普的《廉价清洁能源规则》所取代。两版政策相比较,特朗普的规则对煤电厂的严格程度要低得多,而且对可再生能源的激励程度也较低。


2020年1月,美国将逐步淘汰对风能、太阳能的联邦税收抵免,这将考验可再生能源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能否与煤电、天然气发电直接竞争。尽管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后提出“振兴煤炭”,宣布采取行动挽救美国的煤炭工业,但美国煤电厂的关闭仍在继续。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美国煤炭的命运将逆转。


与此同时,可再生能源的发电成本持续暴跌。尽管发电成本的下降和电价上涨的不确定性一直存在,但产品设计的改进、制造效率的提高、政策激励等意味着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已经落入电网的平等领域,可以与传统燃料发电直接竞争。


奇点大学联合创始人彼得·迪曼蒂斯表示:“可再生能源价格暴跌的唯一限制因素是技术,而非资源可用性。在现在的化石燃料市场中,最大的成本是商品本身,如煤炭、天然气或石油。而可再生能源的情况恰恰相反:阳光、风、水都是免费的。”他认为,到2030年,超过50%的美国电力来源方式是可再生能源发电,美国可以选择合适的途径快速接近全电动、可再生能源经济的方式。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