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煤电区域整合会否导致重回区域电力市场垄断的过去?
发布者:lzx | 来源:能源情报 | 0评论 | 1670查看 | 2019-12-27 09:26:18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有形的手不知道何时就会冲上舞台。虽然谁也预期不到结果,但各自也因此忧心忡忡。


国资委开会再次提到煤电区域整合,这篇小文章写了,一直发不出去。也不知道为何。


这一次,是央企煤电区域整合的消息。赞者认为央企煤电破产潮后,通过区域资源整合,救煤电于水火之中;批评者认为,在电力改革稳步推进中,此举将破坏业已具有雏形的市场,重回区域电力市场垄断的过去。


孰是孰非?结果如何?


事情起因于,华电新疆发电有限公司发布《关于召开新疆区域煤电资源整合试点工作会议的通知》,提到按照国资委《中央企业煤电资源区域整合试点方案》精神,由华电新疆发电有限公司牵头新疆区域煤电整合试点工作。


国资委《中央企业煤电资源区域整合试点方案》引起了议论,这一文件称自2019年开始启动区域整合,用3年左右的时间开展中央企业重点区域煤电资源整合试点工作,通过区域整合优化资源配置,淘汰落后产能,减少同质化竞争,缓解经营困难,促进健康可持续发展。


到2021年末,试点区域产能结构明显优化,煤电协同持续增强,运营效率稳步提高,煤电产能压降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平均设备利用小时明显上升,整体减亏超过50%,资产负债率明显下降。


根据《方案》,将甘肃、陕西(不含国家能源集团)、新疆、青海、宁夏5个煤电产能过剩、煤电企业连续亏损的区域,纳入第一批中央企业煤电资源区域整合试点。华能牵头甘肃省,大唐牵头陕西,华电牵头新疆,国电投牵头青海,国家能源集团牵头宁夏。


煤电在亏损深渊已经挣扎很久。


在电力改革的大潮中,通过电力市场化交易,煤电价格一降再降,几乎耗尽了积累。随后,因为煤炭的供给侧改革,煤炭价格一路上行,沉寂一时的煤电矛盾重新爆发,在相关部门的协调下,才有所缓解。


因此,发电企业放慢了电力市场上的降价步伐,按兵不动。发电企业停止放血,降电价的重任转移到电网。即便如此,在燃料和市场化价格双重挤压下,以及蓬勃发展的新能源的对比下,发电企业都已进入亏损、高负债的深渊。


五大发电集团平均负债率超过76%,2017年神华和国电重组合并的国家能源集团情况稍好之外,其他企业都在高负债的泥淖中挣扎。


也有发电企业的清洁能源比例高,比如国电投。但依然无法改变近20年沉积的煤电资产,煤电厂建设时间不长,工艺先进。但在总体过剩的压力下,发电时间接连新低,资产回报率差。


为了改善发电企业的情况,没少出政策。比如最近的基准+浮动电价机制。持续促进煤电、电煤和大用户之间的互动,化解煤电矛盾,推动煤电企业参与调峰、备用市场……


不过,效果可能一般。不然不会出台可能扭转市场化趋势的政策。


按照新的方案,每个地区以牵头发电企业为主,可能以国有资产划拨的方式,重组煤电资产。提及的西北区域省区不仅煤电过剩,新能源限电也同样严重。业内担心,在区域内重组起不到优化资产配置的作用,只是强化了发电企业在区域垄断市场地位。


而且,目前的电力市场和交易以省为中心构建。省为单位重组,一方面将促使省内市场一家公司独大,影响电力市场运行;另一方面,煤电在省间的经营情况差别很大,目前不少省煤电依然盈利,跨省、跨区域的电力交易可能遇到阻力。


与此同时,煤电之外蓬勃发展的清洁能源、分布式电力空间是否会被挤压,电力市场发展是否会因此受阻,都是未知数。在市场化改革的节点上,出这么一个政策,进退都要被指责。不过,有形的手诱惑太大了,谁也不肯轻易放弃。何况,有那么多供给侧改革的成功案例可循。


放,市场化。收,前路未知,可能倒退。


任谁,也想试试。国有资产首先要保值增值。可是,电力改革的其他目标,已经被淡化了。市场化还要不要?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