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短缺新能源难满足高负荷,综合能源服务望破解难题?
发布者:lzx | 来源:国际能源网 | 0评论 | 1292查看 | 2020-09-27 13:54:29    

9月27日,由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发起成立的中国综合能源服务产业创新发展联盟与中电联售电和综合能源服务分会联合举办的中国综合能源服务产业高峰论坛暨云博会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隆重召开。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杜祥琬,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韩英铎,中国工程院院士、国网电力科学院名誉院长薛禹胜,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郭剑波等与会嘉宾共商能源革命重大议题。


可再生能源成为主力能源没有问题


人类从刀耕火种到煤、油、气等化石能源的大量使用,我们的生活取得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地球经历了几百年的时间化石能源的炙烤,全球温室效应明显,冰川融化、极端天气频发,这一切迫使人类必须要再进行一次能源革命。此次能源革命的重点就是要求我们对能源的利用向着向绿色、低碳、安全、高效转型。


正如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杜祥琬所讲:“近年来,我们把能源的强度和碳强度列入了考核指标,带来很大变化,能源的弹性系数近十年来逐步下降,这是一个进步。但是差距还很大,现在中国的能源强度,单位GDP的能源消耗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5倍,这个是不可持续的,所以说能源革命任重道远!”


近日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要在2030年实现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更是进一步加剧了能源革命的迫切性。因为如果再不进行能源结构调整,减少化石能源的消费量,把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推到“C位”,上述目标很难实现。


谈到我国的能源资源禀赋,人们一贯言之的是:“富煤、贫油、少气”,似乎可再生能源根本不存在一般。可再生能源是否能挑起我国能源结构的大梁,成为能源供给的主力军,总是会引发各种争论。


杜祥琬分析说:“目前我国已经开发的风能和光能的可开发量在几十分之一都不到,资源不成问题,保障成中国能源的主流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可再生能源是有持续性,而且是伴随着太阳存在而自然存在,量值大小和技术开发能源有关。可再生能源从一个补充能源,变成主流能源,是没有问题的。可再生能源的利用是我们国家自己可以掌控的,这点很重要,它不依赖国际地缘政治转变,在国家能源的独立性和安全性方面,可再生能源比例越高,国家能源就越独立和安全。”


电力短缺新能源难满足高负荷


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阻碍,人们一直都怪在火电头上。火电一直以来都是我国的主力能源,我们国家对火电的态度也是极其矛盾的,一方面压缩火电装机,希望给新能源成长的空间;另一方面又在不断增加火电装机,来弥补电力供应短缺问题。


国际能源网记者了解到,截至2019年底,我国火电装机119055万千瓦,占总装机容量的59.2%。2019年我国淘汰了一批2000万千瓦煤电机组,与此同时,2019年已有超过58台单机容量在35万千瓦及以上的煤电机组投产,多属于五大发电集团及京能、陕投等地方巨头旗下项目。2019年我国火电新增装机还实现了五年以来的首次增长。


在如此矛盾的情况下,我国火电企业的日子也不好过,大部分火电企业出现亏损。火电因为利用小时数不足、燃料价格偏高等问题,很难实现盈利。


2019年下半年,各大央企纷纷处置火电资产,国投电力:一次性出售价值近百亿元的6处火电厂;大唐集团:1处火电厂关停,4处火电厂出售股权;国电电力:云南宣威火电厂破产;华能集团:1处火电厂破产,1处关停……


火电亏损的主要原因还是利用小时数不足,据了解,我国火电的平均利用小时数只有4200小时,而通常来看,火电年利用小时数不足5000小时是很难盈利的。有业内专家建议,要关停小火电,尤其是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地区,最好不要再建火电。


对此,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郭剑波分析说:“风电和太阳能对电力的保障作用几乎没有的,所以常规机组的大幅度减少,在短期内难以实现预期。把空间全给新能源留出来,传统的交流电系统会面临挑战。”


我国之所以在关停小火电的同时依然在新增大火电而不是依靠新能源,是因为新能源的发电能力暂时难以满足我国用电的负荷需求。


国际能源网记者查询相关数据发现,2018年国家电网最大负荷达到8.4亿kW,而当时的风电、光伏出力分别为2263万kW和4993万kW,风光发电出力合计约占负荷电力的9%。7至8月份迎峰度夏期间,新能源总发电量633亿kW·h,大约仅占7——8月份总用电量的6.1%。


由此可见,新能源为电网满足电网负荷提供的贡献极其有限,郭剑波特别强调道:“新能源电量成为主力电源,发电量必须上去!电力转型,就是电的出路,然而光靠电是没有出路的,电力的出路要靠综合能源。”


综合能源服务或将破解难题


新能源成为主力能源从资源禀赋上看没有问题,但新能源的发电量却在现阶段难以满足电网的负荷需求,新增火电项目主要用于调峰、调频又会导致火电资源浪费,火电企业难以收回成本。如果火电放量发展,新能源的发电空间又会被挤占,不利于我国能源实现绿色低碳发展。想要在众多矛盾中探寻一条正确的发展道路或许就只有依靠综合能源服务。


综合能源服务是一种新型的为了满足终端客户多元化的能源生产和消费的能源服务方式,其内容涵盖能源规划设计、工程投资建设以及多能源运营服务等多个方面。中国工程院院士、国网电力科学院名誉院长薛禹胜认为:“综合能源服务就是要充分利用了高科技和信息技术,还有将物理系统能够紧密融合起来,另外要实现大规模用清洁能源替代,在需求侧要尽量大规模使用电能替代。”


薛禹胜进一步解释说:“综合能源服务一定要同时充分利用基地式的可再生能源和分布式用能负荷中心将其结合起来。此外要大量让能量产销参与者来参与到能源的运行和设计,以及整个消费过程当中,来引导我们更好地提高能效。”


也就是说,未来通过综合能源服务,我们可以将风电、光伏等可再生能源配合其他能源生产系统和储能系统,有针对性地为终端用户提供服务。通过综合能源服务,可以实现对终端用户的用能负荷进行预测和调配,确保新能源全额消纳的同时,还能让用户实现低成本的用能需求。


薛禹胜认为,电网企业在此过程中将起到一个调配的作用,它就像一个原来被宠爱的孩子成长为一个家庭的“顶梁柱”,需要照顾到整个电力系统的方方面面。


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韩英铎总结道:“现在整个电力系统的发展依据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一是资源禀赋的变化,另一个是规模储能的发展。风、光、储、热、冷、电多种能源形态,互相交融和配合,这个也是必然发展趋势,无论将其叫做综合能源服务也好,叫做能源互联微网也好,它是要大发展的!”


由此可见,在我国能源转型的关键时期,综合能源服务成为其中一项重要的工具,有它的存在可以让我国的多种能源结构调配变得更加顺畅,在此过程中,电网公司需要发挥其作用,做好协调、调配等相关工作,为保障我国能源转型实现绿色发展作出努力。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