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帅上任,大唐新能源转型之路能否延续?
发布者:admin | 来源:世纪新能源网 | 0评论 | 904查看 | 2021-01-11 20:05:00    

2020年12月7日上午,大唐集团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同志宣布了中央关于大唐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调整的决定:邹磊同志任大唐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免去其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职务;免去陈飞虎同志的大唐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职务,另有任用。


厂网分离大唐主攻煤化工受阻


陈飞虎离开了,他开启的大唐集团以火电为主、多能发展,特别是向核能、光伏等清洁能源转向的改革之路还能否延续吗?


2002年2月10日,“电改5号文”发布,其中的一项最重要内容,就是将国家电力公司管理的资产按照发电和电网两类业务划分,并分别进行资产、财务和人员的重组,也就是所谓的“厂网分开”。


厂网分离后,原国家电力公司一分十二,分别为电监会、两大电网、五大发电,四大辅业(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下属六大区域设计院)、中国水电工程顾问有限公司、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中国葛洲坝集团公司)。大唐集团就是五大发电之一。


由于火电资产占比大约7成,独立后的大唐集团,选择了将煤化工作为其主攻业务方向,可惜十余年的转型并不理想。数据显示,2013—2015年,大唐集团煤化工板块累计亏损115.6亿元。截至2015年底,该板块整体负债653亿元,资产负债率超95%。至此,大唐集团从“优等生”变为“后进生”,在世界500强中的排名也在五大发电集团中叼陪末座。


甩掉包袱加快新能源发展


煤化工转型受阻,火电企业受到煤价上涨、电价调整滞后、利息压力加大、产能利用率低等原因的影响,近年来也持续亏损。


面对多重压力,大唐集团开启剥离煤化工业务的“甩包袱”之旅。最著名的莫过于大唐发电以1元作价甩卖所持有的大唐能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和甘肃大唐国际连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申请破产案例。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去年一年,大唐电力及母公司大唐集团在火电板块就有1家公司破产、2个机组废资产转让,3家公司股权让。这在大唐的发展史上可谓前所未有。


在处置火电资产的同时,大唐电力在2019年的火电新增装机也大幅降速。数据显示,2019年,大唐发电新增装机容量共278万千瓦,同比减少81%,其中火电项目新增装机达216万千瓦,同比减少84%。


尽管如此,转型煤化工的失败,还是让大唐集团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也耽误了大量时间。让大唐集团在新能源装机,特别是光伏装机方面,与国家能源集团和华能集团相比,还是落下了不小的距离。


这种情况,随着一个人的入主有了改变。2018年12月13日,空缺了4个多月的大唐集团董事长一职迎来了“补缺”,在能源电力系统浸淫多年的陈飞虎开启了其执掌大唐集团的生涯。


陈飞虎入主后,大唐集团明显加大了向核能、光伏等清洁能源转向的力度。


2019年11月,大唐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大唐发电发布公告,成立辽宁庄河核电有限公司,重启核电项目,预计投资达1200亿元。


在光伏投资上,大唐集团更是快马加鞭。特别是在2020年工作会议上,大唐集团确定了在新能源领域着力提升陆上风电发展速度质量、补齐光伏发展短板的方针:一方面,在67GW竞、平价项目中,共拿下4.5GW项目,规模仅次于国家电投;另一方面,火速联手地方政府,签约2GW+光伏项目,提前抢占优质资源。


盈利方面,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大唐集团以71.21亿元的利润,成了上半年最赚钱的能源电力央企。


转型见成效换帅后能否改弦更张?


新能源转型初见成效,陈飞虎也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不知道接任后的邹磊,是会萧规曹随,还是另辟蹊径?


现年54岁的邹磊此前长期任职于电气设备行业。曾任哈尔滨电气集团总经理、董事长,2016年5月,邹磊从东北调往西南地区,任中国东方电气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一直到2020年12月7日。


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属国务院国资委监管企业,是全球最大的发电设备制造和电站工程总承包企业集团,发电设备产量累计超过5.7亿千瓦。东方电气的披露文件显示,2019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0.76亿,而邹磊上任的2016年,该集团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为9.08亿,在邹磊任上的几年内,东方电气的净利润成功由亏转盈。


带领东方电气走出低谷的过程中,邹磊的一项重要举措,就是发展风、光、氢能等新能源。


风电方面,成为国内首家获得10兆瓦海上风力发电机组IEC设计认证证书的整机制造商;太阳能产业方面,东方环晟光伏有限公司高效叠瓦组件快速赢得市场认可,特别是海外订单超过60%;氢能产业方面,搭载东方电气氢燃料电池系统的10辆氢燃料电池公交车,从2018年2月开始陆续驶上成都街头。


东方电气2019年年报显示,该公司2019年营业收入328.40亿元,同比增长6.95%;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2.78亿元,同比增长13.19%;资产负债率64.52%,降到“十三五”以来最佳水平。


从财报披露的信息可以看出,股份公司近年来持续开展“风电振兴”“服务做大”和“国际做强”三大攻坚战。其中,业绩最为突出的正是风电产业振兴攻坚战:2018年实现营业总收入35.61亿元,同比增长43.07%;新中标合同创历史纪录超过200亿元,签订了国家电投乌兰察布、中广核兴安盟等百万千瓦级重磅订单,市场占有率由2018年的3%提升至10%。


从东方电气到大唐集团,尽管换了一个平台,但以邹磊在东方电气发展新能源的举措来看,他应该不会轻易改变大唐发展新能源的原有思路,更何况目前的大唐集团,和他2016年接手的东方电气,有着某种程度的类似:


首先是转型问题。在“2020(第九届)中国国际煤化工发展论坛”上,大唐集团副总经理张传江直指煤制油、煤制气面临全行业亏损的严峻生存现状。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大唐集团的清洁能源装机占比32.51%,煤电仍占电源结构的63.74%。


其次是重组工作。从电力公司独立出来之后,大唐集团的重组工作多次被提及,特别是与华电集团合并重组的传言一度甚嚣尘上,但迟迟悬而未决。


多种疑问待解,不知道邹磊会给出怎样的答案?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