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发2.7亿张,成交仅4.2万张,绿色电力证书为何少人问津?
发布者:admin | 来源:中国能源报 | 0评论 | 537查看 | 2021-01-18 09:31:05    

2020年刚刚过去,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保障机制的全面监测评价和考核也走完了第一个年度周期。根据《关于建立健全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保障机制的通知》,承担消纳责任的各市场主体完成任务的主要方式是直接消纳可再生能源电量;同时,也可以将认购绿证作为一种补充和替代方案,去完成消纳任务,即自愿认购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绿证对应的可再生能源电量等量记为消纳量。


在绿证交易长期处于停滞状态的背景下,上述条款一度被行业解读为“绿证交易的重要利好政策”。然而截至2021年1月15日,中国绿色电力证书认购交易平台网站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累计核发风电和光伏绿证超过2.7亿张,但实际成交量不足4.2万张,仅占核发总量的约0.15%。换言之,绿证交易量并未在新政的“关照”下扭转颓势,出现明显增长。


利好政策护航、施行已近4年,绿证始终“叫好不叫座”,症结何在?


“贵得不着调”“这么贵的东西,对我而言其实没有任何实际价值”


“如果我有一个需要承担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任务的企业,我一定不会去买绿证。”清华大学能源转型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何继江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假设一家企业一年的任务是消纳一亿度可再生能源电力,如果完成方式不是实际消纳,而是买绿证,有些光伏项目的绿证核算下来一度电要0.6元左右,一亿度就是6000万元。太贵了,贵得不着调。我完全可以将这6000万作为利息出让,再叠加一定的杠杆去贷款6亿元,用来投建风电和光伏项目,这不比买绿证更靠谱?”


虽然认为“贵得不着调”,2021年的第一天,何继江还是以个人名义购入了5张绿证,折合绿色电力5000千瓦时。“你要是非问我为啥要买绿证,我只能说捐点钱呗。5000度电的总花费接近2000元,平均约400元/张。这么贵的东西,对我而言其实没有任何实际价值,如果不是我所在的行业特性,正常人都会觉得很荒谬。”何继江告诉记者,由于从事与能源环保高度相关的工作,从绿证制度施行至今,他每年元旦前后都会和朋友们一起买上几张。“国家有这么个制度,我们就‘意思’一下。”


但何继江也坦言,如果按照现行制度继续推行下去,绿证终会演变为“环保主义者的玩具”,再无他用。


业内不认可的“玩具”,行业外的人士自然更不会待见。“数据中心确实是用电大户,大的数据中心每年用电量是以亿度来计量的。现在绿证的价格一般怎么也在200元/张以上,核算下来一年就是2000多万元。数据中心的钱也不是那么好赚的。”一位参与绿色数据中心评审的专家告诉记者,在工信部关于绿色数据中心评审指标设计的过程中,其实是有鼓励购买绿证的条款的,但在他参与的评审项目中,“没有一个买的”。


“卖了绿证就不能拿补贴,在高强度的补贴下,发电企业很难去给绿证降价”


既然价格太高阻碍了绿证的交易,为何企业不降价?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副主任陶冶指出,绿证价格居高不下,最直接的原因是目前绿证和度电补贴高度相关。“按照现行政策,绿证和电价补贴是替代关系,卖了绿证就不能拿补贴。在高强度的电价补贴下,发电企业很难去给绿证降价。”


“绿证弥补的是国家补贴的缺口,这就相当于让个人或者企业为国家补贴买单,这在逻辑上就不成立。”何继江坦言,“既然都是捐赠,我把买绿证的钱捐给希望小学,岂不是更有意义?”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绿证交易均属于自愿认购范畴,缺乏强制性。那么,一度被认为是利好消息的“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保障机制”,为何也未能盘活绿证交易?


根据消纳保障机制的相关规定,即便没有实际完成消纳任务,绿证也并非唯一的替代方式。相关市场主体还可以选择“完成量交易”,即向超额完成年度消纳量的市场主体购买其超额完成的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量,双方自主确定转让(或交易)价格。“完成量交易和绿证交易都可以作为备选方案。完成量交易对应的电量是真实被消纳后计入各市场主体名下的,即便发生流转,也不存在重复计量等技术性问题。”陶冶透露,针对2020年各省完成消纳责任权重的情况,有关方面计划在2021年统一安排完成量交易,北京电力交易中心也在组织相关工作。


“首先要让绿证价格和补贴脱钩。同时,要让绿证和消纳保障机制挂钩”


绿证之路如何才能走得下去?


根据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2019年印发的《关于积极推进风电、光伏发电无补贴平价上网有关工作的通知》,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上网项目和低价上网项目,可按国家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管理政策获得可交易的绿证,并通过出售绿证获得收益。


同时,2020年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关于<关于促进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有关事项的补充通知》也指出,纳入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清单范围的项目,所发电量超过全生命周期补贴电量的部分,不再享受中央财政补贴资金,将为其核发绿证,准许参与绿证交易。


此外,风电、光伏发电项目自并网之日起满20年后,生物质发电项目自并网之日起满15年后,无论项目是否达到全生命周期补贴电量,均不再享受中央财政补贴资金,核发绿证准许参与绿证交易。


“随着可再生能源平价上网的推进,绿证也将进入平价时代。”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高级工程师邱辰指出,“针对平价、低价和超出全生命周期或规定年限的项目电量,低价绿证就是给发电企业的补充收益。基于此理念核发的绿证售价预计在50元/张左右甚至更低。同时,除现有交易平台外,可能还将组织电力交易中心或其他合规第三方进行分销。”


“把绿证放在解决补贴缺口的轨道上去运行,是很难提高交易量的。补贴的问题其实应该专项专议,让金融市场去创造新产品,比如国有企业把应收账款做成ABS(资产支持证券化融资),类似的路径都是可行的。”陶冶说,“所以,首先要让绿证价格和补贴脱钩。同时,要让绿证和消纳保障机制挂钩,即让绿证成为唯一计量可再生能源消纳的指标,这才能提高绿证的含金量、推动绿证交易量的提升。”


记者手记:买绿证,能开发票吗?


无论是啤酒、饮料、矿泉水,还是花生、瓜子、八宝粥,无论是线上网购还是商场采购,只要消费者有需求,正规商家都会为买家提供发票。负责任的还会问上一句:“您是开明细还是开大类?”


在采写本次报道的过程中,记者尝试通过绿证认购平台购买绿证。一番挑选下来,记者突然心生一问:买绿证,能开发票吗?


“能开,你去联系具体发证的项目公司,交易页面上有电话,他们负责开票。”按照绿证认购平台客服的回复,记者尝试去开发票。


“可以开增值税普通发票,13%的税点,企业和个人都可以开,企业需要营业执照副本,个人需要身份证号码。”甘肃中电瓜州风力发电有限公司的销售人员很快给了记者一个确认答复。付款——确认——开票,一气呵成,销售人员负责任地把发票先行拍照发给记者,随后进行快递邮寄。在“货物或应税劳务、服务名称”一栏里清楚地印着“发电·绿色电力”,“数量”1、“单位”千千瓦时。换言之,这是一张购电发票。“我买了1000千瓦时绿色电力?那电呢?被谁用了?我的电呢?不对,我买的是证不是电啊!”


一连串的问号下,记者开始拨打不同地域、不同类型的发电项目询问发票事宜。


华润新能源(日照)风能有限公司莒县东宏风电场:“绿证只是使用绿电的荣誉,购买绿证不能开具发票。也不能通过我们找电网或者售电公司开票。”


中节能张北单晶河一期特许权风力发电项目:“可以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3%的税点,就是购电的电费发票。”


中电集团泗洪天岗湖光伏发电有限公司100MW渔光互补水面光伏项目:“个人不能开票,企业可以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其实之前也有人咨询过,但是我们公司也不知道怎么定税点。”


能开票的开的是电费,可我买的不是电啊。电不是已经卖出去了吗?可以再开一遍发票?


不能开票的说他们卖的是荣誉。可你卖的不是绿证吗?卖电交税,卖荣誉还交税吗?


一本糊涂账。


记者也咨询了相熟的发电企业财务人员。“我们集团还真讨论过这个问题,大家也没有统一意见。其实,这应该属于一种债权转移,把本该国家补贴支付的部分转移给了购买绿证的个人或者企业,应该开无形资产,税点5%。不过我们最后还是决定等补贴,不卖绿证,所以也就没再深究。”


除了专业财务人员,普通消费者并不清楚绿证交易应该怎样入账、怎样计税,但我买的是证、是电还是荣誉?大家还是想图个心里明白。毕竟如何开具发票事关国家税收,糊涂不得。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