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明危机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0评论 | 4078查看 | 2012-07-17 09:03:00    
  黄鸣B面:宏大梦想照不进现实

  梦想和现实的差距是一步之遥还是千里之外?

  6月17日在巴西举行的“里约+20”企业可持续发展论坛边会上皇明太阳能集团董事长黄鸣(微博)发布了自己新的全球“梦想”——5年建5万个全球连锁气候改善商城。

  这已不是黄鸣第一次提出这样带有全球色彩的梦想了。

  从2002年起,黄鸣开始构思建造太阳谷——太阳能浴室、太阳能学校、太阳能住宅……从乡村到城市,满满都是太阳能,这是黄鸣提出的Mepad (微排智慧集成系统及解决方案)的“微排城市”样板。

  除此之外,黄鸣爱上了一切与气候变化或者环境相关的国际性大会以及追求一些全球荣誉。

  但对于黄鸣而言,一面是高谈阔论的梦想与荣誉,而另一面却是残酷的现实。

  6月27日,皇明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微博)(以下简称皇明太阳能)IPO有关申请突然被“终止”,这已是皇明太阳能第三次折戟资本市场。

  2007年,其准备奔赴海外上市,但被迫搁浅;2010年1月,其又转投国内A股市场,但因遭遇经销商揭发“偷税”,上市计划再次被迫暂停。

  阴霾持续笼罩着那片黄鸣用“太阳梦”堆砌地位于山东德州的“太阳谷”。

  一时间,“政商勾结”、“低价圈地”和“太阳空谷”等诸多方面的质疑让皇明太阳能应接不暇,但其一直都三缄其口,对一系列传闻一概否认。

  但面对各种质疑,黄鸣终于在微博上表示,其将于7月20日下午14:00在中国太阳谷(德州)发布白皮书。他将直面质疑。同时,皇明也决定召开重大全球发布会。

  皇明太阳能营销总监王久伟对本报记者表示,“一切有关皇明的问题都将在大会上得到解答,请耐心等待。”

  然而事实上,黄鸣从太阳谷开始的“太阳梦”并不好做。

  本报记者从皇明太阳能北京、苏北和安徽等地经销商了解到,黄鸣全球各地宣传从事所谓的全球太阳能产业,真正能在市场上看见的产品和赚钱的也仅有太阳能热水器。

  蹊跷的国际太阳能协会副主席

  6月15-18日,皇明太阳能董事长黄鸣跟随阿拉善SEE基金会、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和创绿中心等组织机构共赴里约参加了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的“里约+20”企业可持续发展论坛边会。

  其实这并不是黄鸣第一次参加国际性会议了。

  2000年,黄鸣应邀参加了由联合国(微博)组织的中美可再生能源发展论坛,这是他第一次在国际重大场合宣扬自己的理念。

  从这次会议开始,黄鸣便成为了国际环保会议的新宠。2009年,受山水自然保护中心、阿拉善SEE生态协会、WWF(世界自然基金会)、REEEP (可再生能源及能源效率伙伴关系计划)等国际环保组织的邀请,参加了哥本哈根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世界自然基金会北京代表处副首席代表李琳对本报记者表示,“作为NGO组织我们是非常鼓励和支持可再生能源企业的发展,因此我们也希望中国的企业能够走向世界。”

  此后,黄鸣又受邀参加2011年南非德班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但是他并没有选择“南下”,而是选择“北上”,奔赴瑞典领取被称为另类诺贝尔奖的 “优秀民生奖”(Right livelihood award)。

  据了解,该奖是由瑞典籍德国慈善家雅各布(Jakob·von·Uexkull)出资成立于1980年的基金会颁发的,用于表彰他认为被诺贝尔基金会所忽略的奖励范畴。

  根据“优秀民生奖”基金会(Right livelihood award foundation)官方资料显示,黄鸣得奖的原因主要可以归于两点:一是,由黄鸣作为太阳能行业的第一位全国人大代表积极推行了已于2006年1月1日正式实施的《可再生能源法》;二是德州“太阳谷”的建设。

  事实上,除了在国际环保会议上抛头露面以外,黄鸣还积极打响自己在国际太阳能业界的声誉以及影响力,他经常带着自己的“太阳谷”理念奔赴全球各地。

  2008年,黄鸣也如愿以偿成功提名为国际太阳能协会(ISES)副主席。2009,他继续连任并称自己在负责国际太阳能行业标准的制定。自从有了这个头衔之后,黄鸣参加任何活动都将其放在身份的最前面。

  根据记者调查,国际太阳能协会(ISES)成员包括了太阳能企业、研究机构(新能源研究、建筑研究、电力研究、自动化研究)、其他公司(文化旅游机构、设计公司、项目公司、咨询公司、期刊发行公司)、商业协会、大学(北欧、非洲、新加坡等地),以及专门负责太阳能展览的展会商(以下简称会展商)等。

  根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其中太阳能企业占26.6%、研究机构26.6%、其他企业15.6%、商业协会占10.9%、大学占10.9%,以及会展商占9.4%。

  “其实,ISES就是一个销售市场网络的机构,开展许多的商业交易会。”一位接近该机构的德国太阳能设备巨头SMA公司一位高层向本报记者透露,尽管该机构是一个非政府组织,也确实有一些太阳能公司和智库,但它是一个游说性质非常强(“lobby-active”)的组织。

  “太阳谷”之幻梦

  其实,无论国际还是国内,真正“捧红”黄鸣及其皇明太阳能的还是在于前述“太阳谷”。

  1994年作为技术员的黄鸣设立了德州新源太阳能技术研究所,开始经营太阳能热水器、炉具、电源等产品,随后在1996年便又成立了山东皇明太阳能有限公司。

  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黄鸣依靠公司的太阳能热水器成为了炙手可热的人物。从2000年起,黄鸣以及其所掌控的皇明太阳能便开始了大规模地打造全球“太阳谷”以及关注房产和建筑。

  2000年,黄鸣提出“微排地球战略”。他规划通过整合利用以太阳能为主的各种洁能解决技术和物联网技术,对家居、酒店、工厂以及城市各个方面,进行节能改造与管理,实现用户在生产生活中的各种能耗排放达到微量,甚至零排放。

  位于山东德州新区的“太阳谷”便是其“试金石”。但与此同时,黄鸣也投资房地产——“蔚来城”。这从一开始便引起了人们的质疑:“黄鸣明明是做太阳能的,为什么会搞起房地产?”

  黄鸣曾经表示,太阳能热水器随着家电下乡政策刺激了农村市场需要的井喷,但是经过两轮政策的刺激,太阳能热水器市场的部分购买力已经被预知了,因此希望打开高端市场。“但很多开发商并不了解太阳能技术,我们可以给他们做示范。”

  但是,想法并不等于实际。

  根据《皇明洁能控股有限公司2012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以下简称《说明书》)显示,皇明截至2011年9月30日,发行人下辖2家全资子公司、12家控股子公司,其中6家子公司2011年1-9月未开展经营活动,无营业收入。子公司中除皇明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外,其他子公司2011年1-9月均存在不同程度的亏损,合计账面亏损5990万元。

  其中所涉及的房产子公司全面亏损:成立于2003年皇明置业(北京)有限公司(2011年1-9月营业收入为零,净利润-23万元)、成立于2007年山东皇明太阳能房地产有限公司(2011 年 1-9 月营业收入为零,因费用成本支出原因,当期亏损912万元)、成立于2009 年7月杭州蔚来置业有限公司(一直未开展实际经营业务,发行人近期拟将该公司予以注销)、成立于2010年4月的德州太阳谷微排国际酒店有限公司(该酒店现处于亏损及资不抵债状况)。

  原本想自己开展房地产,销售自己太阳能产品的黄鸣并没有获得好处。但恰恰正是“太阳谷”和“蔚来城”却使黄鸣在近期陷入了尴尬之中,传出这均与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有染”。

  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落马”后,有媒体报道援引德州一名官员的话称,“德州一家新能源企业在黄胜的关照下,以低于当时地价1/3的价格拿到大片土地。而这家新能源企业正是皇明,而那片土地正是皇明太阳谷,有3000多亩。”

  现已退休的太阳能光热发电专家张建城对本报记者表示,其实这事儿在太阳能光热行业内一直有所流传。


  前述人士也表示,“虽然皇明房地产动作非常大,但是业内也知道其实公司真正收入来源还是其光热产品——太阳能热水器。”

  《说明书》也显示,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光热产品、光电产品、温屏玻璃的制造和销售、其他业务。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