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雷:可再生能源的边际成本或将趋近于零
来源:中国能源报 | 0评论 | 5042查看 | 2016-04-05 09:41:03    
  人们可以像今天通过互联网近乎免费地生产和消费信息一样,近乎免费地生产和消费能源吗?

  可再生能源的边际成本将趋近于零?

  未来能源系统真正的挑战不是电量,而是柔性容量和怎么调度管理、对待灵活性的问题?

  在4月3日由能见科技主办的能源互联网创新大会上,远景能源CEO张雷与互联网教父凯文·凯利、《第三次工业革命》作者杰里米·里夫金,展开了全球能源互联网领域首次对话,回答了上述问题。

  “未来的能源互联网领军企业可以不拥有实体能源资产,但一定是未来能源体系的智慧管理者。就像Uber没有拥有一辆车和一个司机,但管理着交通系统;Airbnb没有拥有一处房产,但管理着房屋租赁体系。”张雷表示。

图:能源互联网创新大会上嘉宾留影

  可再生能源行业在20世纪90年代才开始真正发展,张雷认为,可再生能源就像“90后”,需要更有耐心和更包容地被对待。更何况,作为“90后”,可再生能源已经扮演了重要角色,欧洲和美国去年新增的可再生能源装机,已经超过了化石能源的新增装机。可再生能源性能已经提升了数十倍,成本降低了数十倍,在很多区域打破了传统化石能源的优势。

  里夫金与张雷想法一致,随着成本降低,新能源的崛起是必然趋势。1930年,太阳能的发电成本高达78美元/千瓦时,而伯克利国家实验室最新发布,光伏和风电的发电成本已经能降至几美分/千瓦时,远低于化石能源的成本。在分布式太阳能和风能得到充分利用的未来,人们可以像今天通过互联网近乎免费地生产和消费信息一样,近乎免费地生产和消费能源,可再生能源的边际成本将趋近于零。

  张雷介绍,一周前,墨西哥光伏发电项目中标价格已低至3.5美分/千瓦时,光伏发电成本已经具备足够的竞争优势。“其实我们已经进入可再生能源时代,只是有相当一部分人不愿意承认。如果我们再给这个“90后”10年、20年的时间,我坚信它最终会接近零边际成本。”张雷说。

  全球能源体系正在经历这一场前所未有的重构,欧洲化石能源系统到了接近崩溃的状态,可再生能源时代已经到来。30年后,全球能源装机的80%将是可再生能源,将有几百万亿美元投入到可再生能源相关的基础设施。“是否会产生新的巨头?这个巨头是否能够超越BAT?”巅峰对话主持人第一财经CEO周健工抛出了问题。

  未来能源系统将是由数以亿计的风机、太阳能电池板、储能设备、用电终端、充电网络等组成的分布式系统,传统能源企业的运营模式很难支撑,需要信息技术和科学技术的结合,来重构未来的能源系统。张雷认同凯文凯利之前提出过的观点,即“Accessismuchmoreimportantthanownership”。管理权重要过拥有权,正如共享经济代表Uber和Airbnb的模式。

  张雷认为,未来能源系统真正的挑战不是电量的问题,而是柔性容量问题,是怎么来调度管理和对待灵活性的问题。容量管理将是电力市场的关键技术,这项技术不是掌握在实体资产拥有者手里,而是在系统管理者手中。未来能源行业的巨头并不是大量拥有能源资产的企业,而是智慧能源系统的管理者,可以通过信息技术、物联网等手段,真正地将上游供给与下游需求无缝对接,像指挥乐队一样。“在零边际成本的时候,你真正做的是指挥者、是管理者,而这个时候,什么时候被调度、被指挥,或者优化,才是未来能源世界最重要的元素。远景希望创造能源行业的Uber模式。”张雷说。

  里夫金认可张雷的观点,全球已经出现这样的趋势,大型能源公司也开始试图管理新型发电网络,用来管理由中小家庭发出的电力。里夫金说,“在第三次工业革命过程中,必须有整体、协作的网络方式进行思考。这将是一个巨大的转变,我们必须学会拥抱开放、开源、共享的概念,这是全新的经济方式。”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