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能等清洁供暖比重渐升
来源:中国电力报 | 0评论 | 3693查看 | 2017-01-17 13:42:00    
       最近几年,每到冬季,大范围雾霾总会如约而至,引发社会焦虑。毋庸置疑,这个时节雾霾的加重,与进入供暖季有着极大关系。近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指出,要按照企业为主、政府推动、居民可承受的方针,宜气则气,宜电则电,尽可能利用清洁能源,加快提高清洁供暖比重。清洁供暖,方式有哪些?现状如何?又面临哪些问题待解呢?

  清洁供暖方式颇多 京津力推集中供暖“煤改气”

  北方传统供暖中,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均以烧煤为主,也有部分农村地区烧柴、烧木炭。污染大、能效低,是传统供暖的两大“致命”缺陷。

  以环绕北京市的河北省为例,其采暖期天数约占全年的30%,却大约“贡献”了全年污染物排放总量的50%。

  相比之下,能够实现清洁供暖的渠道就多了,如燃气供暖、电供暖,风电、地热、太阳能、生物质能供暖等,不胜枚举。

  将燃煤供暖改为燃气供暖,应当是实现清洁供暖的最重要方式之一。而北京和天津,则是推行供暖“煤改气”的两个典型。

  早在前两年,就有消息称,北京市全部采用清洁能源供暖的面积已经达到了总面积的80%,其中燃气供暖成为主流,占比接近六成。随着四大燃气热电中心相继建成投运,以及“煤改电”等其他方式的推进,北京市80%的清洁供暖比重会只升不降。

  天津市官方统计称,今冬全市集中供暖面积由上年度的3.94亿平方米扩大为4.12亿平方米,涉及310万户居民和55万户公建用户。其热源包括:13座燃气热电厂、215座燃气锅炉房、102座燃煤锅炉房、173眼地热井。天津清洁供暖比重已由2010年的31.7%,提高到了目前的近80%。

  换个角度看,对承担供暖任务的煤电机组实施超低排放改造,也可被视为供暖清洁化的一种途径,甚至地位重要。毕竟在京津以外的地区,煤电机组供热所占比重仍较大。而改造后的煤电机组,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基本达到天然气发电机组排放标准。

  国家能源局发布的信息显示,截止到2016年底,我国北方地区已完成煤电机组超低排放改造1.3亿千瓦,其中相当多一部分是承担有供暖任务的机组。

  可再生能源供暖风生水起 风电地热供暖规模大

  可再生能源参与供暖,是供暖清洁化进程中的一大亮点。烧天然气取暖,纵然清洁,却无法做到零污染。靠风电、地热、光伏、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取暖,就无此顾虑了。综观国内可再生能源供暖发展形势,可谓是风生水起。

  出于消纳风电、改善环境的考虑,国家能源局近两年着力推动风电供暖工作,并在新疆、东北等地开展了试点。其模式为利用风电富集区弃风电量对电锅炉中水介质进行加热,再输送至千家万户用以取暖。

  新疆是风电供暖试点中的“重量级选手”。2015年至2016年9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展改革委陆续批复了乌鲁木齐市、阿勒泰地区和塔城地区风电供暖试点方案,供热总面积达122万平方米。

  国家能源局新疆监管办公室有关人士告诉记者,自治区前两批风电供暖试点项目已经投运,涉及11座风电场,总装机55万千瓦,完成供热面积达110万平方米;第三批项目正在加紧建设,将于今冬投运。

  其他地区,北京市和河北省将利用申办冬奥会的契机,联合实施可再生能源供暖项目。张家口计划到2017年底前,实现可再生能源供暖面积210万平方米以上,其风电项目预计可于2017年向北京供暖。内蒙古自治区规划“十三五”时期风电供暖最大新增规模为235万千瓦;甘肃省规划到2020年,建成供暖面积达300万平方米的新能源供暖项目,年消纳新能源电量5亿千瓦时。

  地热供暖取得的成就及前景同样不容小觑,其中尤以中石化主导的“雄县模式”著称。过去数年里,中石化在河北省雄县建设地热井65口、换热站35座,地热供暖能力达450万平方米,覆盖全县城区95%以上的建筑,创造出全国首个地热供暖替代燃煤锅炉的“无烟城”。

  目前,中石化已与数十个省市县签订了地热开发合作协议,2015年提供中深层地热供暖面积达4000万平方米,占全国中深层地热供暖面积的40%。

  除此之外,太阳能供暖、生物质供暖等方式,部分地区也有探索。

  解决经济性和散烧煤问题是供暖清洁化的关键

  作为一种趋势,清洁供暖势不可当;作为新生事物,清洁供暖自然也“躲”不开成长的烦恼。

  “解决经济性和散烧煤问题,是推动清洁供暖的两个最关键的着力点。”国网能源研究院专家霍沫霖告诉记者。

  由于天然气价格较高,燃气供暖企业往往要依赖财政补贴才能生存,否则“煤改气”增加的燃料成本就会转嫁到取暖用户头上,致使用户支出大增。以天津为例,今冬天津市财政已预拨补贴资金3.2亿元,专项用于燃气锅炉供热补贴。对于石家庄这类二三线城市来说,燃气供暖补贴甚至已给财政造成了压力。

  风电等其他可再生能源供暖方式,同样面临成本高的共性问题。国家电网公司有关负责人就曾公开表示,目前风电供暖试点项目运营成本较高,下一步推广需要配套相应的机制,以保证参与各方的利益。

  “在清洁供暖经济性不足的同时,散烧煤却比较便宜,有市场竞争力,因为散烧煤通常缺乏脱硫脱硝除尘投资,而且品位较差。”霍沫霖表示,“同样一吨煤,散烧的大气污染物排放量是燃煤电厂的几十倍。所以要促进供暖清洁化,必须两手都要抓:既要推动清洁供暖降本,也要在治理散烧煤上下苦功。”“需要强调的是,散烧煤是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高、生活水平不高的伴生现象,随着城镇化的发展和工业升级,有部分散烧煤会自动消失,如果强求迅速解决,就需要付出较大的经济代价。有些地方力推洁净煤和高效炉具,算是一个重要的过渡措施。”霍沫霖告诉记者。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