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资——一带一路战略下非洲能源增长的催化剂
发布者:admin | 来源:中国投资参考 | 0评论 | 580查看 | 2020-11-24 15:43:55    

导读


尽管新冠疫情带来各种挑战和现实问题,但对非洲能源领域的投资仍没有得到充分利用,而“一带一路”倡议将成为刺激非洲能源增长的催化剂


●非洲能源行业现状


●非洲能源主要发展领域


●影响中非能源合作的主要挑战是什么?


●中非能源领域合作的主要政策方向


通过“一带一路”倡议,这一促进非洲经济增长的重要政策框架之一,中国与非洲开展能源合作,不断强化了中非关系。然而,新冠肺炎疫情给能源市场带来较大的影响,造成的冲击将持续数年。据国际能源署(IEA)统计,2020年全球能源需求量下降6%,是过去70年来经历的最大震荡。特别是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电力需求减少了2.5%,疫情影响下的全面封锁管控导致意大利、西班牙、英国、法国、印度和美国每天至少减少需求15%。虽然非洲的能源行业已步入增长轨道,但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意外冲击却使非洲的发展前景遭受重创。


非洲能源行业现状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7提出,到2030年,确保人人都能获得负担得起的、可靠的清洁能源,然而,今年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此目标产生了负面影响,可能致使目标进展进一步落后。目前全球仍有5.65亿人生活在无电的环境中,还有9亿人无法享受清洁烹饪,全球无法获得能源的人口可能会越来越集中。


2019年,国际能源署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75%的无电人口生活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这一比例近年来有所上升。在油气方面,目前非洲大陆在全球天然气储量中的占比为7.3%,这得益于近年来在莫桑比克的重大发现。但由于能源价格下跌的挑战和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需求下降,非洲大陆的许多油气项目被推迟或取消了。据能源研究和商业情报公司雷斯塔德能源称:“撒哈拉以南非洲是一个被认为潜力巨大,但同时也是高风险的地区,比世界其他地区更受关注。”


据报道,2020年4月,布伦特原油价格创下每桶16.51美元的低点,而年初的价格约为每桶65美元。2020年4月,埃克森美孚宣布推迟其在莫桑比克的4区天然气大型项目,重新开启时间另行通知。同样,2020年2月,图洛石油公司宣布在加纳、肯尼亚、乌干达、科特迪瓦、加蓬、赤道几内亚、科摩罗和毛里塔尼亚等8个非洲国家裁减约30%的员工。


然而,随着近年来在埃及、坦桑尼亚、塞内加尔、毛里塔尼亚和南非的新的重大油气发现,未来非洲能源发展将蕴含新的增长点。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数据,2011年至2018年期间,非洲天然气发现量占全球总量的的40%以上。


在可再生能源方面,首先,非洲拥有较好的清洁能源资源,如风能、水能、地热能、生物质能和太阳能,完全未经开发。目前,只有1%的地热和10%的水电潜力被开发。其次,非洲的能源基础设施仍处于起步阶段,为利用更高效、更有弹性、更清洁的新兴技术和新的电力系统提供了极好的机会。


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凸显了可再生能源技术及其在增加能源获取方面所能发挥的作用,但新冠肺炎疫情却反过来威胁未来对包括可再生能源技术在内的各类能源发电的投资。2020年5月,国际能源署预测,2020年可再生能源电力容量将比2019年下降13%。此外,伍德·麦肯兹能源研究公司估计,全球太阳能和储能装置规模预计将下降近20%,而风力发电机装置规模预计将在2020年下降6%。


除了新冠疫情的影响外,非洲能源发展还受知识差距、数据缺乏和有限的能源规划模型和基础设施等方面的制约。


非洲能源主要发展领域


非洲拥有极好的可再生能源发展潜力和价格,因此,在非洲,完全转向可再生能源被认为是可行的。为了支持非洲抗疫,非洲联盟委员会和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于2020年4月同意加强合作,在整个非洲大陆推进可再生能源开发。这增加了通过改进创新解决方案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必要性。


这种合作前景光明,它是非洲联盟正在进行项目的补充,如非洲生物能源政策框架和准则、非洲岛屿国家的可再生能源、地热风险缓解基金和非洲基础设施发展方案。


从这方面来说,东非、西非和南部非洲的清洁能源走廊倡议将通过建立更大和更健全的电力市场,鼓励可再生能源电力的跨境贸易,推动可再生能源的规划。这些承诺利用非盟和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之间现有的合作,为低碳的、具有气候复原力的可再生能源投资创造有利环境。


影响中非能源合作的主要挑战是什么?


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国家石油公司和国有企业积极参与到非洲的各个能源领域合作中,活动几乎遍及能源生产链的所有领域,从开采、能源生产到能源传输和分配。


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决议将非洲的能源短缺问题作为经济合作解决的关键。到2050年,金砖国家的能源投资将达到27万亿美元,其中7万亿美元用于电网建设,剩余的20万亿美元将分布在其他能源领域,包括油气、地热和核能。此外,2019年底,非洲能源商会获得了超过14亿美元的意向投资,涉及非洲的矿业、油气、电力和可再生能源等项目。


然而,首先,能源领域内的国际局势动荡,带来了出口收入的突然大幅下降,增加了整个非洲大陆主要生产国经济体的财政压力。其次,可再生能源和节能技术没有吸引到所需的投资或政策承诺,也没有在本区域得到广泛传播。与分配给传统能源部门的资源相比,分配给开发可再生能源技术和节能系统的资源显得微不足道。第三,新冠疫情的冲击并没有避开非洲的能源部门,封锁管控措施使离网发展面临风险,并降低了能源服务提供商的良好收益。第四,非洲大陆主要生产国经济的出口收入急剧下降,财政压力增大,带来了突如其来的混乱,全球油气市场上的新投资可能会面临延迟或取消。


中非能源领域合作的主要政策方向


在后疫情时代,迫切需要政策和行动,增加能源供应,以此为非洲工业发展第三个十年提供重要服务。此外,在《非洲自由贸易协定》范围内促进可通过“一带一路”实施的项目,将有助于非洲的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国抓住机会,重新评估本国能源战略,在其经济中创造最大价值和就业机会,并促进更广泛的经济多样化。


此外,还要确保非洲大陆有可用、可靠的能源部门,推动非洲的经济复苏。因此,加强中非合作将大大有助于在非洲建立强大、负担得起的、可持续和有弹性的能源系统。这将确保跨境基础设施不仅提升国际贸易水平,还能增强区域经济和非洲内部贸易往来。


同时,以绿色能源转型为目标的一揽子刺激计划和激励措施不仅对后疫情时代的复苏至关重要,对长期发展可靠的能源部门也至关重要。


最后,尽管新冠疫情带来各种挑战和现实问题,但对非洲能源领域的投资仍没有得到充分利用,而“一带一路”倡议将成为刺激非洲能源增长的催化剂。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