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电力及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始末
来源:南方能源 | 0评论 | 5671查看 | 2012-08-07 12:24:35    
       2011年3月25日,南非政府公布了新的电力供应综合资源规划IRP2010,对南非2030年以前的电力发展情况作了预期。这个规划,显示出南非所找到的结合南非自身情况的平衡发展和减排的办法。

       南非这类涉及到广泛利益的技术问题的规划的制定的科学性比较高。这个规划由南非能源部下属的专门委员会主持,从制定规划伊始,就开始广泛征求社会意见,在制定规划的一年多的时间里,召开了多次广泛参与的方案和意见征求会议,笔者也有幸参与了几次会议,会议上的讨论相当激烈。当然南非相关人员圈子很小,一个很大的会议不过也就是一两百人,比不上国内的会议规模,另一方面,各个角度的意见也容易被其他人听到。可以说最终这个规划方案基本上结合了南非在电力相关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考虑了对社会的各方面影响,为南非今后二十年的电力发展提供了被广泛接受的合理的概念,特别是提供了合理的分析思路。因为整个制定过程透明公开,大多数的意见都能够得到反映或者回答,虽然仍然有不满,南非社会对于这个规划的整体反映基本良好。由于中国同样同时面临电力发展清洁化低碳化与维持经济发展的矛盾,南非这份电力发展规划的制定思路,也许对于中国具有参考价值。

       不过,南非这份规划的制定,是从南非电力规划的大错误开始的。

从超额供应到限电年代

       南非的电力规划曾经犯过大错误,这个错误与南非政权的和平交接有关。种族隔离时期,南非白人政府依靠大规模工业项目建设拉动经济,这里面包括大量的电厂建设。仅在1980年代,南非就建成了23GW火电,1.8GW核电,把发电能力扩充了一倍多。但是1980年代也是南非最动荡的年代,越闹越大的黑人反抗运动使得罢工成为家常便饭,南非的工业受到巨大影响,这么多突然多出来的电力自然消耗不掉。这样,1994年南非新政府上台后,所面临的局面,就是超额的电力供应,装机容量远大于对电力的实际需求。这个时候,为了确保这些装机容量得到使用,南非采用廉价促销的政策,有数年时间维持世界最便宜的电价,工业项目由于是用电大户,用电更是得到了鼓励,一些能耗高的产业甚至使用了产品价格与电价联动的政策,价格低于民用电不少,每度电不到一美分。即使是民用电,也长期维持在每度电2-3美分的水平。

       低廉的电价自然对于经济的发展是有好处的,对于南非的经济复兴也有贡献,对于南非执政党非国大讨好选民也有好处,甚至在04年大选期间,南非廉价的电价仍然是执政党夸耀的政绩。但是低廉的电价也使得对于电力设施的投资无利可图,阻碍了民间资本对电力的投资。

       虽然南非的执政党是一个左派政党,但是在上台后,在经济上,采取了开放市场、鼓励私有化的经济政策,有计划对电力部门私有化。因为电价过低,南非市场的融资成本却很高,私人领域在电力市场无利可图,南非政府多次努力也没有吸引到私人投资的兴趣,国有电力集团的私有化尝试最终失败。在试图私有化电力公司的过程中,南非政府试图等到私有化完成后,由私人资金对电力设施进行投资,这样,很长一段时间内,南非没有大的新建供电项目。

       南非的耗电大户是制造业和矿业,这两个行业是南非的工业支柱,分别贡献15%和18%的国民生产总值,消耗着大量电力。南非新政府上台后,由于国际环境改善,南非的制造业和矿业都得到大力发展,汽车制造业开始大量国际出口,矿业也由于需求旺盛,国际制裁取消而从传统的黄金、煤炭扩展到铬、锰、铂族贵金属、钒等多种矿产,对电力的需求也有大幅度增长。这两个支柱产业的发展还带动了相关的各种服务业的发展。与此同时,大量黑人中产的形成对于房地产业和商业也形成巨大的促进作用,居民和商业用电量也迅速增加,廉价的电价政策,是得很少有人去考虑节电的问题。越来越多的传统黑人区也通上了电,增加了电力消耗。在1994年到2006年之间,南非经济出现几十年来所没有的持续增长,经济总量翻了一番,但是这个期间南非却仅有一个4.1GW的火力电站建成,还是白人政府遗留下来的项目,1996年并网发电。可以说,南非新政府在这个时候根本没有考虑过新电站的投资。

       与此同时,由于电价低廉,而南非的通货膨胀率却一直走高,而种族隔离结束之后,南非的底层人工成本迅速增高,也增加了维护成本。相对于常年维持在百分之六以上的通货膨胀率,南非的实际电价水平在逐年下降。再加上国有经营的南非电力集团内部臃肿腐败,消耗了很多资源。终于,到1990年代末,南非电力集团所回收的资金连维持现有设备的资金都不够,很多输变电设施维护不及时,故障频仍。南非大多数供电都是双路供电,在一条出现故障的时候,可以有另外一条维持电力供应,但是,到1990年代末,已经有一些双路供电的线路在一条出现故障之后得不到及时修复,而备用线路也出现故障的时候,就会出现意外停电事故。进入2000年代,南非个别地区已经开始因为输变电设施故障而停电,这是差不多二十多年来所没有的。我所在的大学就在2000年时经历了二十多年来的首次意外停电,此后,意外停电在一些地区几乎成为家常便饭。

       输电设施的故障影响往往还是小的区域,发电设施缺乏维护就会导致大问题了。随着用电负荷越来越大,发电厂的工作时间越来越长,留给正常维护维修的时间越来越短,再加上缺乏维护维修资金,认为延长一些设备的维护间隔,终于导致发电出现大问题。2007年底,一个电厂的意外事故终于导致电力供应不足,不得不首先在工业界开始限制供电,这在1980年代以后还是第一次。限制供电对于南非的工业界是灾难性的,2007年正是世界基础物资价格高涨的时候,南非出产的矿产品市场需求旺盛,价格高启,而南非的矿业却因为电力供应不足不得不压缩产量,错过了这一轮矿业大国的盛宴,南非也失去了保持了一百年的世界最大黄金生产国的地位。

       电力不足也导致了居民的不方便。由于南非新建小区必须在保证电力供应的情况下才会被批准,发电供电能力不足造成了房地产开发不足。而2007年之前南非的房地产需求非常大,新出现的数百万黑人中产都开始买房,推高了南非的房地产市场,这个期间,南非的房地产价格增幅可能只有中国能与之相比。到2008年初,这场电力危机终于扩展到了普通商业和居民用电,每周至少两天定时停电四个小时。定期限电的政策给广大居民带来不便,给商业带来很大影响,在民间引发对南非政府决策能力的质疑。我家当时是每周两天下午六点到十点停电,因为南非做饭完全需要电,所以没办法做饭,只好买整条三文鱼冻在冰箱里,停电的时候拿生鱼片当晚饭吃。虽然烛光下吃生鱼片很有些味道,但是总这么个吃法,也是受不了的。为了应付停电问题,南非掀起了个人和小公司购置发电机的高潮,一些华人很是趁这个机会发了大财,电工也成了热门职业。危急持续数月,最终因为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带来的经济萧条,电力需求减少而缓和。

       这个危机,在南非并不是没有人预见到。早在2000年代初期,南非电力集团就多次呼吁新建电厂来增加供电能力,提高电价来吸取足够的资金维持设备的正常运转。这个呼吁被认定为南非电力集团要求政府投资、增加利润,掩盖自己管理不善的借口,特别遭到了以南非工会为代表的贫困人口的反对。但是过低的电价最终无法维持持续发展。电力危机过后,政府开始大幅度调高电价。2010年,南非政府甚至批准了三年内将电价翻番的电价调整计划,就是这样,仍然与南非电力集团要求的每年提价百分之五十四的要求相差不少。虽然每次提高电价都是怨声载道,但是仍然有越来越多的人理解廉价的电价是不可持续的,要想减少用电开支,最好的方法还是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与此同时,南非开始了鼓励节约电力的计划,免费为居民更换节能灯,为太阳能热水器的安装提供补贴,同时鼓励工业节能措施,试图减少对电力的需求。特别的,趁着经济低迷,电力供应相对缓和的时期,电荒过后,南非开始了认真的电力供应规划。

规划三原则:充足、廉价、清洁

       制定规划,首先需要确定的就是原则问题。最基本的一点,南非的发电能力需要足够应对南非经济对电力的需求,不能再出现2008年初的电荒。第二点,南非政府认识到单纯依靠自己的投资无法满足庞大的电力设施建设需求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