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热发电需要营造健康的发展环境——专访可胜技术董事长金建祥
发布者:admin | 0评论 | 1131查看 | 2022-08-31 15:55:42    

作为塔式光热发电头部企业,浙江可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长期坚持发布其建设的青海中控德令哈50MW光热电站的运行数据,可胜技术的董事长兼总工程师金建祥教授更是在多次行业会议上主动暴露项目建设、运行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自信、公开、透明,已经成为可胜技术鲜明的标签;青海中控德令哈50MW光热电站不断创造行业纪录的运行表现,也让光热行业振奋。


1.jpg

图:青海中控德令哈50MW光热电站


而近日,可胜技术与青海中控太阳能发电有限公司联合发布了的一则声明【详见:可胜技术&青海中控太阳能联合声明!】,澄清其建设的青海中控德令哈50MW光热电站自投产运行以来,其生产过程从未使用任何天然气。这则短短数百字的声明,引起了业内高度关注。为进一步了解相关情况,记者特别采访了金建祥教授。


记者:金老师,最近行业内都在关注可胜技术和青海中控在8月23日发表的那则《声明》,您能给我们讲讲这个事情的缘由吗?


金建祥:这个事情是这样的,其实从去年下半年,也就是在我们陆续公布青海中控德令哈50MW光热电站汽轮机完全整改完成后的运行数据时,就有一些客户给我们反馈,有人质疑青海中控德令哈50MW光热电站发电量高是因为使用了天然气补燃。当时听到这个说法时我们完全没有在意,只是对相关客户做了单独的解释和澄清。而今年以来,随着电站运行数据不断刷新纪录,特别是8月份我们公布了最近12个月发电量达到设计值的108%后,类似传言再次出现,这给很多关心光热发电的人士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试想,如果青海中控德令哈50MW光热电站这个目前唯一达到并超过年度设计发电量的光热电站运行数据“掺假”,那么各界对整个中国光热发电行业都将失去信心,这已经不是可胜技术一家企业的事了,所以我们认为这个时候有必要站出来发声,澄清不实传言,坚定各界对光热发电的信心。


记者:那么,真实情况到底是怎样的?


金建祥:真实情况我们在《声明》里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首先,青海中控德令哈50MW光热电站自投产以来,从未使用任何天然气补燃;同时,我们在《声明》里还提供了德令哈市唯一一家天然气供应商德令哈市正和天然气有限公司出具的青海中控太阳能发电有限公司自2019年7月底电站移交生产运行以来至今三年的天然气用量证明,最近三年青海中控全部天然气用量为11576方,月均用量约321.56方,我想这个数字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我在这里还想补充说明一下,对塔式熔盐储能光热电站而言,在技术上其运行过程是完全不需要所谓的天然气补燃的。我们通过聚光集热系统,可以将低温熔盐加热到565℃,再用熔盐与水进行热交换,产生540℃的蒸汽,进汽轮机做功发电,整个工艺过程没有任何地方需要用到天然气;同时在夜间吸热器及上下盐管道内的熔盐全部排空进入熔盐储罐,也不需要使用天然气维持管道内的熔盐温度。


青海中控德令哈50MW光热电站的设计单位是西北电力设计院,他们对电站的工艺过程最为清楚;2019年6月份电站也通过了水规总院组织的示范项目验收测试;2019年10月到2020年3月我们还委托了德国Fitchner公司对电站的运行情况进行了长达六个月的评估;电站自投运以来每年都要接待数十批来自国内外政府部门、设计院、投资方、金融机构、产业链企业的领导、专家考察调研,对电站到底有没有使用天然气补燃,他们都是最好的见证者。


其实只要稍微算笔账,就会发现对于塔式光热电站而言,所谓的“天然气补燃”在经济上是不划算的。我在这里给大家算笔账,天然气热值35.6MJ/m3,青海中控德令哈50MW光热电站上唯一可以燃烧天然气的设备是一台7.5MW的化盐炉(生产厂家:常州能源设备总厂有限公司,型号:RYQ-7500 Q),这是用于投运前首次化盐的(用于把固态熔盐融化成液态熔盐),其平均运行效率是75%,电站年均热-电转换效率大概是40%,这样计算下来,每立方天然气最多发电2.97度。


而德令哈地区对企业每个月仅提供2万m3平价天然气(2.93元/m3),超过2万m3以上的用气量按4元/m3结算。这样算下来,平价天然气发电成本为每度电0.99元,且每个月仅可发电5.94万度电,一年也就能发71.3万度电;市价天然气发电成本高达每度电1.35元,对于上网电价为1.15元/度的光热电站而言,每发一度电要亏0.2元。我想这样的账谁都可以算清楚,天然气用得越多,电站亏损也就越多。


记者:那么,您认为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传言?


金建祥: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传言,我们也觉得很费解。我能想到的有几种可能性。


首先是对于早期槽式光热电站(如已退役的美国SEGS电站)而言,使用的是导热油作为传热介质,由于导热油管道系统长达上百公里,在冬季夜间环境温度较低时,为防止管道内的导热油因温度过低而凝固,确实会采用一部分天然气补燃。但对于塔式电站而言,吸热器及上下熔盐管道很短,而且在聚光集热系统停运时,把熔盐管道内的熔盐全部排空,因此无需天然气补燃。


其次,误解还有可能源自于青海中控德令哈10MW光热电站。作为国内第一座10MW级的光热电站,出于稳妥考虑,该电站2013年投运时使用的是水工质系统,并于2016年升级改造为熔盐系统。2013年7月投运时,采用水作为吸热、储热装置,聚光集热系统直接产生9.8MPa/310℃的饱和蒸汽,并配备饱和蒸汽蓄热器提供短时间储能;为匹配10MW汽轮机的设计进气参数,配置了一台燃气过热器,用于将蒸汽参数提升至8.83MPa/510℃。在汽轮机以额定功率10MW满负荷发电工况下,吸热器出口饱和蒸汽焓值(2729MJ)与汽轮机进汽焓值(3413MJ)比例约为4:5,即使用天然气过热提供的能量约占总能量的20%。自2016年该电站熔盐系统投运后,德令哈10MW光热电站便不再使用天然气过热,而是使用高温熔盐来过热饱和蒸汽。而青海中控德令哈50MW光热电站,作为国家光热发电示范项目中排名第一的项目,我们在申报、设计阶段从未考虑使用任何天然气补燃。


真实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也有人告诉我,这可能是有人在故意编造谣言,目的是不正当竞争,我最不愿意相信的就是这种情况。


记者:最后您还有没有需要向光热同仁说的?


金建祥:光热发电作为一个新兴产业,必然要经历一段从示范到成熟的发展过程,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积累经验,这也正是国家搞光热发电示范项目的最大目的,如果所有技术都已经成熟了,那也就没有必要搞示范,直接大规模推广就可以了。


虽然目前国内已投运的光热电站中,除了我们中控德令哈电站外其他电站都还没有达到设计发电量,但根据已经公布的发电量情况来看,大部分电站都在逐步实现性能提升。我相信,只要敢于承认不足,不断改进优化,假以时日一定会达到设计目标的。


最近一年我们德令哈50MW光热电站的运行情况确实不错,但这也是基于我们在10MW项目交过的大量学费;即便如此,在50MW电站投产的初期,仍然出现了很多新的问题,比如冷盐泵振动、吸热器堵管、汽轮机动静摩擦等问题,有些问题还对发电量造成了不小的影响。电站良好的运行表现固然可喜,但我们更看重的是在解决这些问题过程中所积累的经验。这些经验不仅仅属于可胜技术,也是属于整个中国光热发电行业。今天我也借这个机会表个态,如果同行的电站需要用到这些经验,我们将毫无保留,因为我明白“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的道理。


当前光热发电大发展的机会来之不易,是行业全产业链同仁们多年来共同努力的结果,更应该珍惜。在此,我们呼吁全体同仁更多的着眼自身、练好内功,切勿急功近利,共同为中国光热发电行业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推动中国光热发电行业的健康发展。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