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热发电项目造价大幅下降?业内人士称恐藏隐忧
发布者:admin | 0评论 | 1540查看 | 2023-01-19 18:38:47    

据CSPPLAZA统计,截至目前,已有10余个“光热+”大基地项目公开进行光热工程的EPC总承包招标,其中8个已完成定标【详见下表】,同时,部分项目已进入设备集中采购和建设阶段,预计未来1到2年内将开始陆续并网。


1.png


如上表,当前大基地项目所配置的100MW光热装机的EPC总承包中标价基本在12.16亿——16.98亿之间(大基地整体招标除外),相比首批光热示范项目的100MW电站的造价直接腰斩,基本与首批光热示范项目中50MW系统的造价相当甚至更低。


短短几年,光热发电的造价已实现如此大的降幅?


近年来,光热发电的造价是有所下降,但出现上述降幅的主要原因在于对光热发电项目的定位以及盈利机制发生了较大变化。


追求发电量到确保调节能力


首批光热示范项目均是独立的发电系统,按照此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的政策,在2021年底前全容量并网的首批光热示范项目均执行1.15元/kWh的标杆电价。


因此,首批示范项目的目标是追求发电量,发电量就是金钱,为增加电站收益,首批示范项目都在竭力能发尽发,为此建设的集热场面积普遍较大,以使电站拥有尽可能多的运行小时数。这也意味着需要更大的镜场,从光热发电系统的投资构成来看,镜场投资几乎占总投资的一半左右。


而与首批光热示范项目不同,目前在建的风光热大基地项目统一执行平价上网政策,光热发电是作为风电光伏这种不稳定电源的调节电源发挥灵活调节能力的,对项目开发商而言,定然不再追求光热项目的发电量,而是追求用最少的光热投资换来相应的调节能力。


目前落地的风光热大基地项目大都按照风电光伏:光热=7:1或9:1搭配,即低比例的光热发电系统在大基地项目中主要凭借高性价比的储热系统来扮演调峰角色,这意味着对项目投资商而言,光热发电只需在夜间或风电、光伏等间歇性电源无法稳定出力时保障系统可以根据实际需要实现稳定输出。


简单对比,首批示范项目镜场面积大,发电小时数多,收益大;大基地项目中的光热系统镜场面积则因为考虑整体项目的收益最大化被迫大幅缩水,导致单独核算光热项目造价时出现腰斩现象。


通过集热面积数据对比可以更加直观看出上述变化:首批光热示范项目中的敦煌熔盐塔式10万千瓦光热发电示范项目集热面积约为140万㎡,而目前的新疆鄯善1GW“光热储能+光伏”大基地项目中的100MW光热项目拟建设65.59万m²塔式镜场,中国电建新能源公司共和100万千瓦光伏光热项目中的100MW塔式项目则暂定镜场总采光面积约50万㎡,哈密北100MW光热发电项目则拟建37.47万m²镜场。


镜场面积大幅削减暗藏隐忧


事实上,在2022年7月份CSPPLAZA在西安主办的2022中国风光热互补新能源基地开发大会上,相关行业专家已就大基地项目中光热系统的镜场减配问题进行过探讨。


彼时,全国工程设计大师、中国电机工程学会太阳能热发电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电力规划设计总院高级顾问孙锐会上就表示,由于在整个多能互补大基地项目里面,光热发电是亏损的电源,所以投资方从投资收益上来考虑,就尽可能削减光热发电的投资,这是投资方的无奈之举。但这样一来,光热发电只能削减聚光集热系统的规模,现在同容量机组的聚光集热系统规模比第一批示范项目减少了近一半,那它的整年发电量还有调节功能就大打折扣,有的项目年发电量还没有光伏多。


“可以预见,这批项目投运以后,系统调度对光热发电会有所失望,因为聚光集热系统规模的限制,光热发电只能像其他新型储能的作用一样,每天在负荷高峰时段发电几个小时,而不能连续24小时作为旋转备用、持续为系统提供转动惯量,丧失了光热发电长时储能的技术优势。”孙锐说道。


有行业人士近期也对CSPPLAZA表达了类似观点,他表示,由于大基地项目执行的电价较低,部分项目业主为了压缩投资来保证项目收益率,主动降低了对光热项目利用小时数的要求,导致镜场规模严重偏小,个别100MW项目的镜场面积甚至远小于首批示范项目中的50MW项目,这样的光热项目恐难很好地完成调峰任务。


目前,全国取得正式建设指标的带光热的大基地项目达到了26个之多(新疆13个、青海6个、甘肃5个、吉林2个),究其原因,一方面是众多行业同仁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是建设更高比例新能源的电力系统推进过程中对大规模储能调峰的现实需求。在这种情况下,光热发电应该真正发挥其储能调峰、并为电力系统安全稳定运行提供支撑的作用。比如说普遍要求的储能8小时,其背后逻辑是在大部分情况下,熔盐储能系统应该能为早晚高峰提供尽可能多的顶峰出力;在白天光伏大发期间,光热在为光伏上网让路的同时,汽轮机需要维持最低负荷运行,以为电网提供转动惯量,考虑到这两个方面的要求,光热的镜场面积不宜太小。


风光热大基地开发是光热发电行业发展的一次难得的机遇,是光热发电行业证明自身调节能力的最佳机会。镜场规模减小是现实需要,但应建立在保障光热发电系统发挥其最优调节能力、提供转动惯量的前提之上,否则,一味地减小镜场面积来拉低造价,最终无异于“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对行业的长期发展或将产生危害。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