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踩雷”恒大面临百起诉讼,“节能门窗第一股”跨界新能源能突围吗?
发布者:admin | 来源:野马财经 | 0评论 | 902查看 | 2022-08-02 17:55:14    

截至7月21日,嘉寓集团最近一年涉及诉讼金额在1000万元以上的案件共有10起、1000万元以下的有153起,累计诉讼总金额约7.88亿元。最早2010年,嘉寓股份已经和恒大开始合作。嘉寓股份的新能源跨界包括三个方面:太阳能光伏组件业务、太阳能光热业务和光伏和风电EPC业务。


转型进行时的嘉寓股份(300117.SZ)正经历考验。


7月21日,嘉寓股份公告称,控股股东嘉寓集团持有1459.2万股公司股权已被司法冻结。


事实上,作为国内节能门窗第一股,嘉寓股份在资本市场上是纵横10余年的老玩家,但近两年却麻烦不断。如今,积极向新能源领域转型的嘉寓股份,能否顺利度过眼下危机?


来源:嘉寓股份公告


900万元股权因何被冻结?


嘉寓集团被司法冻结股份对应的案件金额为900万元,申请人为李国峰。


裁判文书网介绍,2017年,因买卖合同纠纷,李国峰与北京安泰佳信建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安泰佳信)、卞友建等曾对簿公堂,后收到法院判决,安泰佳信应付其货款本息约为1094.17万元,卞友建承担部分连带责任。


当时,安泰佳信在嘉寓集团有900万元债权,后被法院冻结,并裁定协助执行人嘉寓集团在900万元范围内向李国峰承担赔偿责任。


但因安泰佳信曾与嘉寓集团签订和解协议,约定双方债权与违约金相互抵消,嘉寓集团向法院申请异议。


来源:裁判文书网


2019年11月,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执行裁定,撤销此前两份执行裁定,并表示第三人对执行到期债权的异议,当事人应通过诉讼解决。后裁判文书网再未有关于此案件的文书更新。


如今来看,这场持续五年的案件仍未走到终点。对此,嘉寓集团表示,公司作为李国峰与安泰佳信、卞友建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案件执行程序中的协助执行人牵扯其中,目前正在进一步核实相关情况。本次被司法冻结的股份全部为已被质押股份。


对此,有法律人士分析,法院冻结嘉寓集团持有的股权实质是属于强制措施,尚未进行实质处分。此时,股东的股东资格、表决权、知情权等实体权利不受影响,但对被冻结股权的处置或变更将进行限制。而至于嘉寓集团在此次案件中是否需要承担赔偿责任,还需要看双方最后的诉讼结果。


截至2022年7月20日,嘉寓集团累计被司法冻结股份2.76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数量比例为100%;累计被质押股份2.73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数量比例为98.84%。


嘉寓股份表示,嘉寓集团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及第一大股东发生变更。公司控股股东正在积极解决上述司法冻结事项,暂时不存在平仓风险或被强制过户风险。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控股股东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事项对公司生产经营、公司治理等未产生实质性影响。


同期,嘉寓集团还披露了近一年的诉讼情况。截至7月21日,嘉寓集团最近一年涉及诉讼金额在1000万元以上的案件共有10起、1000万元以下的有153起,累计诉讼总金额约7.88亿元。


踩雷恒大,计提减值


在控股股东股权被冻结的同时,嘉寓股份也面临着多起诉讼。


仅7月23日-7月24日,嘉寓股份就新增了3起开庭公告,因票据追索权纠纷,它已被上海隆好实业有限公司和淄博铭鑫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接连告上法庭,案件将于7月23日-7月27日开庭。


多起诉讼出现的背景是,2021年嘉寓股份出现了上市以来首次亏损,营业收入14.3亿元,同比减少31.22%;净利润-13.48亿元,同比下降1767.76%。


来源:嘉寓股份2021年年报


年报显示,截至2021年年底,嘉寓股份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得非流动负债为9.11亿元。同期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0.86亿元,偿还短期债务有较大压力。


业绩下滑,企业亏损,资金链遇到危机,在这种情况下,恒大的“爆雷”加剧了嘉寓股份的生存压力。


今年3月,嘉寓股份披露,截至2022年3月23日,其作为票据背书人,因恒大集团商业承兑汇票未能到期兑付而被列为被告的票据追索权纠纷案件合计53件,涉及标的金额为6632.5万元。


恒大爆雷,为何嘉寓股份会受到明显影响?还要从公司和恒大的故事开始说起。


最早2010年,嘉寓股份已经和恒大开始合作。当时在嘉寓股份的前五名客户中,恒大方占了2席,分别是重庆恒大基宇置业有限公司和恒大地产集团江津有限公司,为嘉寓股份提供了7369.88万元的营收,占其当年总营业收入的10%。


来源:嘉寓股份2010年年报


3年后,2013年,嘉寓股份曾作出风险提示,其与恒大集团的销售合同额占公司全年销售合同额近30%,在一定程度上有依赖关系。


不过,虽然意识到依赖单一大客户存在风险,但嘉寓股份和恒大的亲密关系并未被打破,反而情谊愈浓。


在此期间,嘉寓股份曾开展以恒大地产为目标客户的大客户运营模式,实现2017年销售合同额16亿元,在恒大地产同类供应商中总量第一、履约排名第一,并被恒大地产集团评为“2017年度优秀战略合作伙伴”。


而2018年-2019年,恒大旅游也计划安排约15亿元施工任务给嘉寓股份。2020年,嘉寓股份还与江苏恒大汽车、辽宁恒大新能源签订两份幕墙合作,总金额约2.5亿元。


许家印在业务上对嘉寓股份的支持,最终也换来了嘉寓股份实控人田家玉的投桃报李。2017年,在恒大欲回A股上市引入战投时,田家玉以真金白银对其进行回馈。甚至在2020年9月恒大因战投对赌出现危机时,田家玉也亲自出席补充协议签订现场,对其表示支持。


直至2021年,恒大“爆雷”。虽然在嘉寓股份2021年客户名单中,中国恒大仍以1.25亿元的销售额,8.72%的销售额占比位列第一,但销售额距蜜月时期已经相去甚远。


嘉寓股份表示,受疫情和房地产行业宏观调控持续的影响,建筑装饰行业面临较大压力,公司主动控制规模,因此门窗幕墙销售收入出现一定幅度下滑。此外,因部分地产客户出现经营风险,公司计提了合计约13.08亿元的各类减值损失。


而受恒大延期支付工程款、不能兑付到期票据等因素影响,近一年来,嘉寓股份的涉诉案件也大幅增加。


年报显示,公告期内,嘉寓股份接到涉及出票人为恒大集团有限公司商业承兑汇票案件共计137件,累计涉案金额达到12.54亿元。


此外,2022年以来,嘉寓股份还曾13次被列为被执行人,2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并被限制高消费。


对此,嘉寓股份表示,为应对该类诉讼以及后续可能的潜在诉讼,公司已经采取一系列应对措施。针对恒大应收款项及票据涉及的纠纷,公司已经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要求进一步计提了减值损失;同时,公司也在涉及恒大的应收账款及票据诉讼中采取增加恒大相关方、提出管辖权异议等法律程序性保障措施,对公司后续财务数据的不利影响已显著降低。公司内部也加强了诉讼的统计、汇报和应对管理,及时根据上市规则的要求履行披露义务。


“节能门窗第一股”转型突围


嘉寓股份是一家位于房地产上游的建筑装饰类企业,成立于1987年,由田家玉创立。2010年9月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成为国内“节能门窗第一股”。


进入2021年,面对房地产行业的低迷,与其绑定颇深的嘉寓股份也在适时做出调整,包括将公司建筑装饰客户逐渐向央国企及大型房地产公司转移。


来源:嘉寓股份公告


此外,在2022年5月召开的业绩会上,嘉寓股份还提出要主攻新能源市场。


嘉寓股份的新能源跨界包括三个方面:太阳能光伏组件业务、太阳能光热业务和光伏和风电EPC业务。其中光伏领域布局稍早些,2017年已经成为公司的主营业务,而光热+业务则在2021年才开始发力。


事实上,在新能源赛道,嘉寓股份所布局的光伏、光热是国家重点支持的清洁能源,也是助力实现成为碳中和目标的重要主力之一,前景可观。


具体来看,嘉寓太阳能光热业务主要布局在东北和西北地区,重点布局城市为国家清洁能源取暖试点城市。目前已在辽宁阜新重点实施,在沈阳、营口、武威、通辽等城市安装样板并参与今年清洁能源取暖招投标。


此外,嘉寓组件经过多年经营沉淀,已经完成全系列的产品认证工作,入围了国电投等国央企的合格供应商名录,成为全球光伏组件品牌20强、中国好光伏企业。


不过,从业绩表现来看,嘉寓股份的业务转型却并非易事。


2021年,嘉寓股份实现总营收14.3亿元。分行业来看,建筑装饰行业实现营收9.9亿元,占比69.28%;光伏产业链相关业务实现收入2.64亿元,占比18.46%;光热+业务实现收入1.57亿元,占比10.98%;其它行业实现收入0.18亿元,占比1.28%。


来源:嘉寓股份年报


由此来看,尽管建筑装饰行业2021年的营收较2020年下降38.38%,但仍占据嘉寓股份的大部分营收。


从毛利率来看,2021年,嘉寓股份建筑装饰的毛利率为10.43%,光伏产业链相关业务的毛利率为-8.71%,光热+业务的毛利率为22.31%。光伏业务的盈利能力也不算乐观。


此外,市场集中度高、行业竞争激烈对于光伏行业来说也是不争的事实。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报告分析,目前我国光伏发电行业上游多晶硅产业链已形成寡头局势,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数据,多晶硅行业CR5(业务规模前五名的公司所占的市场份额)从2018年的60.3%提高至2020年的87.5%,集中度进一步提升。


在此背景下,建筑企业出身的嘉寓股份,欲在成熟的光伏产业体系中实现规模进一步扩张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