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掏空尚德?——光伏巨头的沉沦
来源:南方周末 | 0评论 | 4177查看 | 2012-10-12 11:29:00    
  所有人希望,施正荣能牺牲个人利益拯救尚德,但是他拒绝了;所有人希望,地方政府能在催肥虚胖企业的不归路上及时回头,但是他们没有;所有人希望,整个尚德上下不再挥霍钱财和青春,但现在一切都为时已晚。

  对尚德那些身家过亿的创业元老来说,现在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他们刚创业那会儿,公司又到了快发不出工资的时候了。

  过去两个月,全球太阳能行业的领军者尚德电力正在经历创立十年来最慌乱的一个夏天。外界期待公司的灵魂人物施正荣能够采取行动,力挽狂澜,但抱这种期待的人很可能将失望。

个人利益还是公司利益?

  如果今年年初,施正荣答应了国开行的要求,整个夏天的危机或可避免。但最终,施正荣拒绝了那个用他全部个人资产做担保,为尚德争取新的银行贷款的关键提议。他同时拒绝的还有来自无锡市政府希望他退出在尚德的个人股份,以让无锡国联接盘的设想。

  这两个建议,无疑都是以牺牲企业家个人利益以拯救公司为前提。也许这个曾经的明星企业家有不得已的苦衷,但仍让很多人感到伤心。

  这个结果并不让尚德元老或高管们意外,一位已经离职的高管甚至说,他一开始就知道会这样,基因在多年前就埋下。

  这从亚洲硅业身上可以看出些端倪。

  2006年12月,一家名为亚洲硅业的公司在青海省注册成立,注册资本2亿美元,从事多晶硅材料制造。知情人士透露,从2007年至2011年的五年间,尚德总共向亚洲硅业提供了15亿美元的无条件支付合约,近7000万美元的预付款和1000万美元的无息贷款。

  在尚德的帮助下,亚洲硅业还获得了渣打银行5亿元人民币的贷款。尚德作为亚洲硅业的唯一客户,通过帮助融资、垫付款项、采购大单等方式,对亚洲硅业进行了持续不断的支持。

  如此鼎力支持背后的原因却很少为外界所知——亚洲硅业实际上是尚德的关联公司,施正荣是亚洲硅业的实际控制人。亚洲硅业的几位负责人张维国、张宇鑫和王体虎,也都分别是施正荣个人的多年好友或财务顾问。

  2011年5月4日,施正荣的家族信托D&M科技收购了亚洲硅业91.3%的股权,亚洲硅业由此正式成为尚德的关联方。

  这让美国的投资者感到愤怒。“尚德的财务努力为亚洲硅业奔走,尚德的法务为亚洲硅业的协议提供各项建议,尚德的投资董事还为其制定细节,最后到2011年5月董事会才发现,这些领着上市公司薪水的人都在为关联方服务!”一位美国的投资者说,施正荣这种涉嫌将尚德的利益输送给其实际控制的亚洲硅业的做法,严重侵害了尚德股东权益。

  一位来自无锡市政府的人士说,在2012年初尚德财务状况已然恶化的时候,仍然坚持向亚洲硅业支付了一笔不菲的预付款。这种将关联公司与其他供应商区别对待的做法,让其耿耿于怀。

  7月底爆发的GSF基金欺诈案更让美国投资者的愤怒达到顶峰。尚德称旗下的GSF基金可能牵扯进了一场涉及5.6亿欧元的欺诈案,原因是他们最近发现用于抵押的德国债券可能不存在。这让华尔街的分析师感到荒唐至极,他们并不相信尚德对一家拥有80%股份的公司财务漏洞会毫不知情。

  “他的思维总是很发散,今天想起做这个,明天又做那个,有的是尚德获益了,有的是尚德埋单了,最后看来埋单的比较多,但他不是故意的。”一位尚德的高管如此解释施正荣的这些举措。

另一些“生意”

  对施正荣来说,尚德并非唯一。

  在尚德之外,施正荣同时还是上海尚理投资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这是一家从事新能源、环保节能等行业投资的私募基金,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公司成立于2008年2月15日,注册资本6300万元人民币,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唯正是施正荣的妻子,总经理陈秋鸣则是施正荣在澳大利亚的多年好友。

  目前看来,尚理投资的生意似乎比尚德做得更漂亮。

  2008年,尚理投资入股上市公司豫金刚石,以每股3.8元的增资价格分别认购了850万股,持股比例7.46%,这家从事人造金刚石制造的河南公司在2010年3月26日上市,发行价为21.32元/股,尚理投资两年时间账面盈利超过5倍。

  “尚理投资公司是豫金刚石股东之一,而尚理投资的投资管理人为施正荣,与下游企业的紧密合作有利于公司金刚石线的研发与产品推广。”在媒体报道里,豫金刚石如此评价与尚理投资的合作关系。

  同时,尚理投资还同雅戈尔投资有限公司、无锡新区创新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成立无锡领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规模3亿元人民币,投资领域为新能源、节能环保等领域。“重要的是,与尚德合作大大提高了我们对这一行业的理解力,而且能够为被投企业发展提供实实在在的支持。”领峰创投总经理李春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除了新能源领域,尚理投资在文化产业上也收获颇丰,华录百纳是尚理投资的得意之作。创立于2002年的北京华录百纳影视股份有限公司代表作有《汉武大帝》、《媳妇的美好时代》、《王贵与安娜》、《双面胶》、《红楼梦》(新版)等等。

  2008年9月25日,尚理投资以现金1250万元认购华录百纳新增注册资本中的125万元,占股为10%;华录百纳上市后,尚理投资的持股比例被稀释至7.5%。以华录百纳发行价45元计算,尚理投资获得了16.20倍的账面投资回报,张唯至今仍担任华录百纳的监事。

挥霍的光伏巨头

  这些都是老板个人的生意,如今很多从尚德黯然离开的老员工聚会时,他们总是会回忆当年公司辉煌的日子。

  2005年上市后的两年,是施正荣最春风得意的两年,也是尚德手中的资金最充裕的两年。刚刚从华尔街融得4亿美金的尚德公司上上下下,正在兴奋地挥霍这些公司刚成立4年就获得的金钱。

  外界很难想象,彼时尚德一年仅花在企业社会责任相关活动上的资金就接近6000万之巨;而倘若尚德有活动要到北京举行,“直接订钓鱼台国宾馆就好了”。“所有的东西都是采购最好的,连尚德的名片成本都是7毛钱一张。”一位尚德集团办公室的人士回忆起当年的盛况,无不唏嘘感叹。

  “从来没有一家企业像尚德这么牛气,他们称不需要银行的贷款,要做就只有信用贷款一条路,要抵押是从来没听说过的。”无锡建设银行一位内部人士说,信贷员想去尚德收集资料,经常连门都进不去。

  即便到2011年财务已经非常吃紧的时候,尚德仍隆重操办了其十周年的庆典。工作人员自豪地说,宴会当晚的啤酒是从德国空运过来,而原本设计让施正荣从直升机上降落出场的运营团队,也是从法国请来的。整个庆典,尚德花费了七百多万元,这已经算是一切从简。

  与之相伴的是接二连三的投资失误:尚德耗巨资与全球十大硅片供应商之一MEMC公司签订了硅片供应长单,又以1.0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日本MSK公司三分之二的股权,后来又宣布投资3亿美元进军薄膜太阳能电池。媒体报道,与MEMC的合作至少损失了2.12亿美元,日本的收购也一直没做起来,而投资薄膜工厂的损失则达到10亿元人民币。

  尚德的一位高管坦承,如果当年不乱花钱,现在也许能熬过来。

  不过,对这个光伏巨头如今的遭遇,地方政府也难辞其咎。“如果不是政府拼命要求扩产,也不会成现在这个样子。”尚德一位内部人士抱怨说,“当初尚德也是为无锡争了光的,但现在却成了讨人嫌的。”

  2011年,为了鼓励尚德继续扩张,无锡市新区甚至提出了“五年内再造一个尚德”的目标,为此专门为尚德再划拨了数百亩土地,要求尚德在规定时间内再造一个五万人的工厂。

  现在,这个宏大的计划泡了汤,尚德也成了不受欢迎的人。

  “这多像是一场烟火,砰的一声,上了天,落下来都是灰。”“中国光伏产业之父”、海润电力董事长杨怀进缓缓地说,生在一个周期性行业,成功与失败都是机遇,就像你恰好碰见大鱼跳上了岸,人们却说你是最好的渔民,还要给你最大的渔网出海捕鱼,其实你只是恰好遇上了。十年前,杨怀进和施正荣正是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同学,当年就是他跟施正荣说,我先回国帮你探探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