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凤起:可再生能源发展需重启电力改革
来源:新浪 | 0评论 | 3332查看 | 2013-08-06 15:31:00    
  国际太阳能十项全能竞赛日前在中国大同举办,期间原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周凤起接受媒体专访,表示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需要重塑能源,在能源系统、能源机制、管理机制、电价机制方面做顶层设计,重启电力改革。

  以下为专访实录

  主持人:周会长,中国的能源结构中清洁能源占比是不是比较低?

  周凤起:是的,清洁能源占比比较低是历史的存在,至于近些年在国家政府的引导下,努力提高清洁能源的比例,大概也就是最近的5年、10年,特别是2006年以后中国《可再生能源法》通过,在《可再生能源法》的驱动下,中国的清洁能源或者叫可再生能源受到了更大的重视,应该说迅速获得了发展。

  主持人:大同这个地方典型的是煤炭发展的重地,包括中国的能源结构中70%左右的煤炭占了一次能源的占比。今后煤炭的占比,大概3—5年内占比会降到多少?

  周凤起:全国煤炭的比例原来多年保持在70%左右,我们希望在2015—2020,“十二五”很快就过去了,在十三五期间,能不能降到60%左右。虽然看上去也变化不是太大,几个百分点,但是这几个百分点就已经是非常吃力。现在因为中国的煤炭希望在2015年约束指标41亿吨,不要超过41亿吨,但是这个指标划分下去也是难度比较大,中央和地方数字有一定的差距,地方再去实施起来又会遇到阻力。所以,要实现这样一个目标,还要做极大的努力。我们国家的领导有这么一个想法,要把它作为天花板。煤炭的消费量、煤炭的生产量都要有天花板,超过了也要一票否决,因为环境的问题跟煤炭的过量消费有直接的关系。所以这方面的努力和障碍还有待下回分解。

  主持人:这两年火电的装机占比一直处于下滑的速度,但是煤电又是比较成熟的一种电源结构,假如说一直火电装机增速往下降,有没有可能在中国电力需求忽然增大的某些年份产生较大的电力缺口呢?

  周凤起:我们实际上“十一五”包括“十五”,电力增长的很快。所以,过快增长的电力已经都变成一个存量,未来的增长是一个增量。再加上现在又遇到了国家经济要控制它合理的增长规模,不要太高,过去都10%恨不得还要高,现在7%—8%就可以了。上边也别超过,下边也别掉太厉害了,掉太厉害了有个就业问题、经济发展速度问题,还有满足各种需要的问题。太高了,能源消费、污染排放都吃不消。希望在合理的区间内进行运行,最近国务院对这个提法已经更加明确。在最近五年之内,确实火电的增长速度有所下降,增速下降,还不是不增速。为什么下降?火电的投资下降,清洁能源、风电、太阳能、水电这样一些投资比例上升,造成这种情况。你要赶紧做好电力系统发展的规划设计,包括电源和电网。我认为前一段出现的一些问题,主要是上网,主要是消纳这样一些问题,都是和电力系统的规划不协调有关系。可再生能源发展得非常快,超过我们原来的规划数字,但是电力系统并没有相应的增长,运不出来了,运到那儿又消纳不了。所以,这个东西没有及早的系统规划、协调规划就产生了大量的问题。今后这个问题并没有解决,如果不解决,你再发展很快,还要有这个问题。所以,现在做好顶层规划,是关键要抓的。整个电力系统我今天提出来要改造,要以过去火电这样的电力系统为主,因为它可控,而可再生能源有些是不可控。我们现在要转变成把可再生能源变成一个很大的比例,以它为中心,让火电给可再生能源调控,那电力系统不转化不行,电力管理制度、电价的形成,都要有一个合理的分配,这些东西已经迫在眉睫,否则光把这个比例增上去,比弃风、弃光的问题还要严重。

  主持人:是不是可以理解成解决之道要把电网的建设提速?

  周凤起:整个电力系统,包括电源,包括电网、输配电,包括电价形成机制,包括电力体制的管理,都有关系。比如用风电调控,火电水电给你放那儿调控,钱谁给你拿?可能要采取两部分电价,一个叫电力电价,一个叫电量电价。电力就是装机容量,买好了,付给你,电价里有这部分,无论发不发电,只要装机容量我认为有必要放那儿,你不发电也付给你多少年要回收。此外如果你发电了,要用煤,用其它人工,还要加上一块电量电价,发多少千瓦小时电应该收多少钱。这样火电功能就重新定位了,定完位以后,要发就多付钱,不让你发你的装备在这儿也要给你钱,但是不一样。

  主持人:可是这样电网的权力就太大了?

  周凤起:不是电网的权力,那可再生能源放那儿就要上网,不能不上。体制上、管理上给你解决了。这个问题过去是不清晰的,现在由于矛盾暴露,如果整个电力系统不这么解决,消纳过高比例的可再生能源是不可能的,因为它自己没有一个调节能力。太阳能如果有本事,有储能装置也可以,但是大能量的储能装置现在实在太不经济。所以电力系统面临着一个转型的过程。只有电力系统转型了,整个能源系统才能转型。能源系统转型,国民经济才能转型。所以,关键是重塑能源。重塑能源什么?重塑能源的一堆东西,能源系统、能源机制、管理机制、电价机制等等,要做一个认真的顶层设计。这是全球性的,不光是中国,中国过去就是跟他们一样。现在外国的有识之士已经提出这个问题,也要改,不改不行,不像丹麦,一个小小的国家发不了多少电,随便一个别的国家给你弄就行了,欧洲电网是一个整体。中国不行,中国这么大,谁给你消纳?你给谁?一定自己想办法。中国960万平方公里之内基本上要把它消纳。电力的送出和进口都是比较困难的,比如俄罗斯的水电可以进口到中国,天然气发电也可以进口来一些,也可以做一些调控,但这绝对不是主要的。我们一定要把原来这样一种安排,利用火电机组的可控性来进行经济调度运行的方式,改变为要以不可调的可再生能源为核心,用可调的来进行调峰,这个位置一转换,那是一个绝对大的转换,因为中国的电力系统里80%是火电,20%是水电。80%的火电里主要是燃煤的,天然气很少,当然今后可能增加一些,天然气调控很容易。所以,这么一个转换必须提到目前的议程之内。有没有这个决心?没有这个决心就别提高比例,解决不了。因为电力最大的一个特征,它的发电、用电和消纳、输电是同时进行的,不能储存,如果能储存就好办了,弄一个大锅炉烧热水,抽水也是一样,用一个泵打出来,用动能进行发电,没有这个功能。所以,你得想办法,怎么配合一个不可调为主的东西。

  主持人:我觉得想法很好,但是阻力会非常大。

  周凤起:根本性的转型,不可能没有阻力,利益也不一样,背后各种意见代表的利益不一样,不是说某个人怎么样,他的意见代表不同的利益集团。

  主持人:这是必然的,可以理解。

  周凤起:我今天这么一说,人家说“老周这种观点就是把我们火电弄得不说置于死地,也是够呛”,平时就歇活,要了就发电,不要就呆着。那边挺高兴,有我就有,没有就补上。当然代表利益,当然你要代表清洁能源的方向,这才是进步的方向,不是代表某个人的利益。

  主持人:阻力非常大,如果完成这个转型,意味着电力改革必须重新启动。

  周凤起:一定要启动。原来我们国家能源局有两个司,一个叫可再生能源司,还有一个叫电力司。电力司的观点和可再生能源司的观点可能不完全一样,可再生能源司把风机造出来,就完成了。电力司到底上网了没上网,电表转了没有,我的规则只有电表收到字才认可是上了网。实际上我们过去对这方面认识不清晰,因为是新鲜事物。

  主持人:可是这个事情太难沟通了,电力企业电网的级别……

  周凤起:不推动也不行,不推动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主持人:这个事情推动必须要国务院成立一个……

  周凤起:当然,应该报告,首先国家能源局有什么研究报告,一定要这么做,国内外认可,发改委要批,批完了还应该报国务院。不这么做没有其它好的办法。还有一个办法是储能,储能太贵,结论已经有了,现在大容量的储能还没达到规模化应用的程度,都是比较小的,分布式能源加一点点电池什么的可以。分布式能源也有同样的问题,没人给你调控,买点锂电池什么电池,也可以对付对付,但是小。大了谁给你弄?

  主持人:您的这个思路,您觉得现在高层领导已经是这个思路了吗?

  周凤起:我还不敢说,但是早晚要清楚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