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青谈通过技术引进和本土产业链开发熔盐槽式电站
发布者:CSPPLAZA | 来源:CSPPLAZA光热发电网 | 1评论 | 4805查看 | 2016-01-29 15:24:00    
  CSPPLAZA光热发电网报道:由中国光热发电行业唯一的专业媒体商务平台CSPPLAZA主办、首航光热联合主办、中控太阳能、江苏太阳宝和百吉瑞新能源联合协办,中海阳赞助晚宴的以“示范热潮下的通力协作”为主题的中国光热示范项目开发全产业链合作峰会暨CSPPLAZA2016新年汇于1月16日~17日在京盛大召开!天津滨海光热发电投资有限公司CEO马云青出席本届峰会并发表演讲。
  马云青在演讲中分享了天津滨海光热通过技术引进和本土化产业链开发熔盐槽式光热电站的策略。

  下面刊出的是马云青演讲的主要内容:(注:本文根据速记和录音资料整理,文章内容未经演讲者本人审阅,可能存在细节上的疏漏。)

图:天津滨海光热发电投资有限公司CEO马云青发表演讲


  马云青:大家好,我们通过引进技术来实现产业化和本地化。前年CSPPLAZA会议上谈到了为什么选熔盐做介质,而不选油,不选导热油做介质,当时是从经济上考虑的,经过这些年的调查研究,感觉到如果用熔盐做导热介质可以简化系统。导热油两次热交换,一次热交换是油和盐的交换,还要反过来,盐向油来热交换,这种情况下,就有比较重要的问题,它的安全性问题。任何一个换热器要想让它不漏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无论是盐向油的泄漏,还是油向盐的泄漏,这个危险是非常大的,所以必须要避免。

  如果选熔盐传热储热,系统就简化了,当然盐也有一些风险,但是总的风险来说不会产生大的安全性事故,尽管熔盐跟水做热交换的时候也会产生泄漏,但是这个问题是容易解决的,如释放压力就可以了,所以这是当初选熔盐作为导热介质的重要原因。

  做这个工作是全新的技术,尽管在美国、西班牙、德国、以色列他们都做了很多的工作,但是在中国来说是新的,我们接触熔盐的项目搞了五年多不到六年,主要的老师就是阿基米德,跟它学,跟意大利学。又发现另外一个问题,储热是光热发电最重要的亮点,作为储热和换热谁是最好的,经过了多次研究找到了德国,感觉到作为业主来说还有一些做不到,这些技术引进来的时候还需要有两件事,一是总体设计院,第二是要有业主工程师,选来选去就选了西北电力设计院作为总体设计、选择电规院做业主工程师。

  我们确定了八字方针:引进、消化、吸收、创新。

  只有走这个过程,为什么要走这个过程?回忆国内技术引进上做的工作,我在广核做了20年工作,广核的引进从1986年开始做设计的时候,到去年年初能够向国外输出整整经历了30年,主要工作做的是高端引进,上来是一百万千瓦,当时反对一百万千瓦的人特别多,香港百万人签字不同意,但是顶过去以后经过了30年;第二是不断的革新,一步一步往上走;第三国产化是最好的,开始引进就是全套引进,再看我国做这项工作的时候,最早引进法国的M310 一百万千瓦,然后是英国的全速机,在进入第二步的时候引进的CP1000,再进入CP2中国的压水堆,现在是AP1000,现在又跟法国和德国人合作,又做一百七万千瓦,现在开始往外走。

  中国的高铁,高铁引进目标很清楚就是要高速,提高我国的运行速度,因为每年数亿人口的流动,没有这个是不行的,光靠飞机是不够的。第二个方面博采众长,引进日本的牵引技术、法国电动技术、德国行车控制技术、加拿大的轨道技术,现在用了不到十年的时间,现在做到第三代。

  我们第一步骤就是引进,引进集热管,集热管做了很多探索,证明是意大利的西西里岛的5兆瓦的电站经过了七八年的运行,集热管、反射镜、控制系统、支撑机构都没问题,所以选择了它。德国化学熔盐储能方面很有经验的,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是专门设计的蒸发器,蒸发器现在在大连生产,这是专利设计,这样保证了整个熔盐换热系统中比较重要的换热设备是稳定可靠的,再有在50兆瓦的电站里使用了15小时储能,将近用熔盐三万吨,相当于差不多不到两万立方米熔盐,这两万立方米的熔盐储罐是非常重要,国际上没有标准,只好引进德国的设计,不仅是焊接标准、材料标准都是引入德国的,这方面的工作现在已经做的差不多了。

  到现在为止,现在做到什么程度了呢?到现在为止光场的设计由阿基米德做的光场设计已经做完了,前同已经签署了,已经工作了。第二件事,林德作为储热换热系统的设计工作正在进行,西北院作为总体设计要做常规部分的设计,跟全部的BOP的设计,现在也在抓紧进行中,我们就等国家的示范项目,示范项目确定之后、电价确定了我们就立刻开工。阿基米德的第一批集热管,一半已经开始进口了,已经到货了,大概四分之一左右已经到货。林德的设计和设备也会在明年年初做完,制造工作做完,合同已经签署了。50兆瓦的引水工程也已经开始了。

  第二步的工作是引进,要引进德国的、引进意大利的,为什么要用意大利来做设计,就是因为意大利做了5兆瓦,而且运行了六七年,也有很多经验教训跟经验反馈都会反应在我们的设计中,我们设计方面做的工作是最精准的,五年来第一版核心研究是国内做的,后来发现光场集热方面不够,又请意大利做了全部可行性研究和全部的设计,发现ENEA做的关于储热换热方面还有一些不足,还是有一点关于在建设运行调试方面经验不够,又请阿基米德专门做光场的设计,又请林德做储热换热设计,在此情况下西北院在此基础上做全场的适应性设计。

  整个工作把国外的设计标准跟国外设计全部变成中国的标准、中国的设计,让中国的承包商能够进行施工安装,这是设计上走的路子,这条路相当的艰苦,刚才几位先生都提到了这些问题,我们感觉到虽然接触了几年讨论了这么长时间,有很多的细节问题、很多的经验问题根本都不具备,这种情况下只能是当小学生,从一年级开始做起。

  特别是标准和工作程序,很多过去的核电产业中,这个问题是最严重的一件事,如果在标准和工作程序上搞不清楚,后面的问题可能遇到的困难是相当的大。

  关于经验,别人走过的路子我们不能重走,别人做过的实验我们不能再重复,做这个工作是踩着巨人的肩膀走,如果不这样永远比别人低,你学会它的东西人家又长了一块。

  消化的问题不多讲了。

  吸收什么东西?主要的目的是达到什么?这个项目不是我来做的,也不是找个人来做,而是一大群人来做,有很多专业工种来做,如果是光我几个少数人做,大家可以讲的明明白白,但是也讲不明白,要很多人都明白,要不同的工种都明白,而且懂得怎么配合、怎么协调、怎么来优化,这就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必须要组织一个团队,不仅是设计团队,而且要有建设团队,还要有运行团队。

  第二是建立国际标准,都谈国产化、本地化,如果本地化不懂得把国外的标准变成中国的标准,国产化是不能生根的,可以照葫芦画瓢,但是做不到真正吸收的精髓。

  第三是进行国产化有两个事情,一是集热管的国产化,准备跟阿基米德在中国建立合资公司,在中国生产,因为它的熔盐高温情况下可以达到七八百度,空气温度下可以达到四百多度,可以做熔盐,也可以做油,这种情况下就可以满足我们的要求。

  反射镜,通过技术转让解决,通过技术转让,我们的合作已经签署了正在执行,准备在今年8月份生产0.95毫米的反射镜,包括镜子制作和衬板的制作和镀银生产线,包括全部质量检查的标准。

  支撑机构,扭矩板、悬臂、支撑机构等,一起的技术转让,这个问题要在中国生产,因为大量的这种设备进口是非常贵的,光进口的增值税就要达到17%,一定要做到,想进入到国产化中来一定要这么做。

  跟国内合作,我们做不了这么多东西,比如说熔盐泵我们做不了,还有熔盐阀门我们也做不了,还有譬如说软管、旋转接头、熔盐流量计、熔盐压力计等等我们不可能做到,只有靠国内的有志于做此工作的人,这些企业家去做,由他们来做他们能够做的事情,让大家一起来进行国产化的工作。

最新评论
1人参与
zjchuaran
阿基米德最早开发的聚光阵列采用的是0.9mm聚光镜片,能否通得过冰雹试验,还有待观察和试验。但他们和千代田的实验项目采用的似乎是标准镜片。对他的集热管镀膜机我们也仿制过,从效果看在一个真空室里分三次溅射显然不如三室三枪的好。一句话,引进不可盲目,应对现有技术进行全面分析,千万不要被意大利人忽悠。
2016-01-30 11:21:55
0
马上参与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