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俊峰谈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开发的几点看法
发布者:CSPPLAZA | 来源:CSPPLAZA光热发电网 | 0评论 | 4106查看 | 2016-01-20 10:54:00    
  CSPPLAZA光热发电网报道:由中国光热发电行业唯一的专业媒体商务平台CSPPLAZA主办、首航光热联合主办、中控太阳能、江苏太阳宝和百吉瑞新能源联合协办,中海阳赞助晚宴的以“示范热潮下的通力协作”为主题的中国光热示范项目开发全产业链合作峰会暨CSPPLAZA2016新年汇于1月16日~17日在京盛大召开!国家应对气侯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出席本届大会并发表演讲。

  李俊峰在演讲中结合当前全球气候变化战略、国家能源战略、发展光热的重要作用和意义阐明了自己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开发的几点看法,同时指出了示范项目开发所要面临的问题并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下面刊出的是李俊峰演讲的主要内容:(注:本文根据速记和录音资料整理,文章内容未经演讲者本人审阅)

图:国家应对气侯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发言

  李俊峰:今年的人数比去年多了很多,在光热发电领域坚持不懈的所有的同仁们,包括研究界、设计规划界,特别在装备制造领域里锲而不舍努力奋斗的朋友们,我们终于迎来了一次机会。我还不敢说是春天,原因是还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向大家表示祝贺的同时,我也谈几点看法,对整个太阳能光热发电的地位、发展中应该注意的问题以及未来发展的趋势和方向这几方面,作为从事这个领域研究的老同志和大家分享我的体会,并不是指导。

  2015年12月12日,联合国第21次气侯变化框架公约的缔约方大会在巴黎达成了协定,协定是为能源转型奠定了重要的政治法律基础,这里面有三条比较绕口的数据,要在本世纪末把全球温升控制在2度以内,并为控制在1.5度以内努力,全球温室气体排放达标,到本世纪末人类排放二氧化碳和大自然吸收的二氧化碳相平衡,实际上吹响或开启了全人类走可持续发展之路,实现能源转型逐步向零碳能源过渡的政治决定,可能要用很长的时间,但这很长的时间并不是遥遥无期的,一般判断是2020到2030年之间,这与中国政府提出在2030年左右达标是相契合的。

  转型并非是几十年以后的事情,为了响应这么个决定,大部分发达国家已经开始了制度的安排,最典型的是英国,英国在大会之前就宣布到2025年关闭所有的燃煤电厂,并且在这个过程中逐步减少燃煤发电在整个电力系统中的地位,说得很明确,作为一种政治姿态,在巴黎协定达成协议的第六天,12月18日,英国关闭了最后一座煤矿,不再生产煤炭。

  第二个方面,德国人宣布逐步淘汰煤电,不像英国人这么决绝,没有给出时间表,但也有了明确的路线图,到2025年80%以上的电力来自于清洁能源。美国过去也是燃煤发电最大的国家之一,最多的时候超过了50%,现在已经降低到30%左右,已经生效的清洁发电计划到2025年的时候或2030年燃煤发电比例有可能降低到15%甚至更低,并且已经关闭了绝大部分的燃煤电厂,美国历史上曾经有两千多座燃煤电厂现在已经剩两百多座,去年一年又关闭了89座燃煤电厂。虽然没有公开的说要全部关闭,但是这是全球能源转型的主流趋势,这种能源转型对整个新能源发电带来了很重要的发展契机。

  光热发电在哪个方面做贡献呢?刚才还和电力规划院的孙总讨论这个问题,除了太阳能热发电以外,所有的可再生能源,水电除外,特别是风力发电、太阳能发电几乎是很难调峰的,过去试图用储能电站的方式解决太阳能风力的调峰问题,目前储能技术成本很昂贵,无法解决大规模风力发电和太阳能发电储能问题,所以储能的责任落在了太阳能热发电的身上。

  虽然中国的条件比较差,但是大部分的国家在太阳能热发电资源方面具有比光伏和风电更具有竞争力的地位,比如说西班牙、摩洛哥、智利,南美很多国家都具备这样的条件。太阳能热发电潜力是有目共睹。

  成本大幅度的降低,过去太阳能热发电不能发展的原因是成本居高不下,美国建设的太阳能槽式发电,那时候是20多美分一度电,现在还是20多美分,所以大幅度的降低成本提高竞争力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还要等待一个理念的转变,特别是在中国,电力体制改革总体文件和六个配套文件已经出台,这个文件表明了重要的方向,不同的电源或者不同的电力有不同的价值,真正出来峰谷电价调峰电价辅助服务的时候,光伏的发电竞争价值,光热发电的竞争价值可以完全体现出来了。比如说从国家决策部门为太阳能热发电是1.2、1.15元不断的纠结和讨论,其实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无法和光伏或是风电的比较,这两个是不同质的电源,具有很强的调峰能力,整个电源不仅仅担负能源供应的责任还有系统平衡的责任,光伏和风力发电是无法做到的,好东西好价钱。电力化市场改革后,电力服务成为公开竞争的一种商品的时候,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在欧洲、美国甚至在北欧高峰电源价值很高,特别是美国,低谷和高峰比较,调峰电源的价值和普通电源集合是完全不同的,而我国不同,我并不是批评核电,核电是完全带集合的,我们给它比较高的价格,这里有中广核第一个大亚湾核电站给七毛多电价,需要我们统一认识的过程,不同的电源有不同的价值。我曾经说过,光热发电应该集合天然气发电相比较,天然气发电有可能是光热发电最大的天敌,将来要和它竞争,天然气发电又有很强的调峰能力,不是国家提倡的三联供,这是把灵活的电源变成了固定的电源,三联供无法和太阳能热发电比较,不是灵活可调度的,太阳能热发电是灵活可调度的,我们要逐步宣传这种理念,让决策部门不要为几分钱而纠结。

  第四个方面对示范项目要解决哪些问题?我是首批提出做示范项目的人,中国的太阳能热发电必须走过三个阶段,第一是实验阶段、示范阶段才能走到规模化阶段,经过接近六年的产业链基本打通,希望通过一批示范项目建立起有竞争力的产业链,这种有竞争力的产业链首先具备三个特征,第一是稳定可靠的,指的是不能今天有明天就没了,像三大动力,煤电所有的配套装置是非常完善的,什么时候拿出来都可以,必须有这么坚实的基础,并且是高质量,价格上必须有竞争力,这三点必须具备。

  这次我提醒我们的政府部门包括企业,在这批项目中不要为一个具体成本而纠结,也不要为价格高低而纠结,而是为建立完整有竞争力的产业链多考虑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考虑,如果解决了产业链的问题,特别是解决了产业链完整性问题,这个产业链包括运维服务能力,我想光热发电的竞争力还会进一步的提高。实事求是的讲,现在有一个一哄而上的局面,报项目超过一百个,实事求是地说,我过去曾经说过中国没有一个光热发电的专家,在五年前我说过这样的话,当一个国家没有一个光热电站在运行时候,怎么好称自己是光热专家呢?我可以这样批评,现在有一百个光热示范项目准备投标的或者已经投标的,我敢打赌,我们国家有了运营光热电站的工人都不见得超过一百个,别说是专家!

  打造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包括运营服务,我们必须有一批专业化的运营维护的人才,我同意孙总的说法,光热发电和光伏发电不同,和风力发电有些相似,风力发电几十年积累的经验,龙源是从国家电力总公司改革的时候继承了50多风电厂、积累了一大批优秀管理人才。我们和燃煤发电也有一些相同,但是要比它简单的多,并且它的成熟配套的服务能力要成熟的多,我可以随便揪一个人到燃煤发电电厂去招聘可能有一千人竞争,要运营一个光热发电的发电厂找一个总经理,能够应征的人数不会超过一百个甚至更少,这也是产业链打造过程中必须有耐心的方面。

  如果这些电站成功了,国家很可能会批准在未来两三年内建造几百座商业化电站,事实上国家能源局有想法上几千万千瓦光热发电项目,孙总认为未来光热可以为电源平衡做贡献时候可能有上亿千瓦的体量才能满足,我们可能需要几千个这样的运行人员,建议行业协会和组织,除了开这种会以外多搞一些运维服务的培训,现在就应该开始了,为未来示范电站能够取得比较稳定的成功打基础。不出问题不可能,但尽量少出问题,能把问题尽早的在管理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