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俊峰谈中国光热发电如何突破发展屏障
发布者:CSPPLAZA | 来源:CSPPLAZA光热发电网 | 0评论 | 4650查看 | 2015-06-30 14:03:00    
  CSPPLAZA光热发电网报道:中国国际光热电站大会暨CSPPLAZA年会2015于6月25~26日在京盛大召开,国家应对气侯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出席本届大会并发表演讲。李俊峰在演讲中阐明了目前光热发电面临的五个方面的现实瓶颈,并就中国光热发电产业应该如何突破发展的现实屏障提出了几点指导意见。

下面刊出的是李俊峰演讲的主要内容:(注:本文根据速记和录音资料整理,文章内容未经演讲者本人审阅)
    
  李俊峰:非常感谢,我自己的想法也没有成熟和大家一起来讨论,希望理成熟了以后再形成文字的东西。

  目前光热发电的现实瓶颈可能有五个大的方面:

图:国家应对气侯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发言


  第一、竞争瓶颈,市场和政府都不谈了,无论是现实的需求对可再生能源的需求没有任何的争议,只是竞争的瓶颈,它有两个大的方面,第一是非化石能源和化石能源的竞争,这个我们都必须面对,因为社会和人民需要的都是能源,我们需要的不是技术。我们大家能用能源干什么?太阳能热发电就是发电,发电要和所有的发电电源去竞争。刚刚梁司长和石参事都已经说了,太阳能热发电有储能的装置,也可以调峰,必须和三个技术竞争,首先要和天然气发电竞争,它能够调峰和调度,这两方面是没有问题的;另一方面和太阳能光伏发电带有储能的技术相竞争,因为技术总是进步的,大家继续考虑的一个现实难题。去年的时候天然气价格比较高,也是主办方去年的会议我讲过这样的话,我说我们的天然气发电现在很贵,4块钱一立方米,一度电燃料成本差不多接近一块钱。现在太阳能热发电德令哈是1.2元,我们有可能和天然气相竞争,但是今年天然气价格大幅度下滑,到岸的液化天然气的价格是400美元一吨,结合1.5元一立方米。我们不能看国家发改委公布的价格,那个价格是没有意义的,那不是一个长期的价格,是短期的行为。而现在的到岸前期的价格是400美元一吨,更低的是350美元一吨,折合就是1.2元一吨。美国的天然气价格是在5到7毛钱,一立方米天然气差不多可以发5度电,燃料成本两三毛钱,所以说这是一个竞争和现实,我们必须考虑这种风险。

  同时大家看到光伏发电的价格和成本也在不断的下降,去年这个时候,一瓦光伏的售价大概是60到65美分,现在降低到46到45美分,完全有可能突破40美分,就是3.6元,一个系统成本六千块钱下来,这是可能的,如果储能技术一旦有所进步,可以做到这一点的话,光热发电的竞争残酷的环境是清楚的,大家必须把这点搞清楚,我们需要的不是技术我们需要的是电,这是一个最关键的理念,我们必须突破这么一个瓶颈,从长远的观点来看,一个技术的发展不是看今天和明天,而是看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以及更远的地方,我们技术生存的价值在什么地方,无论是搞装备、搞规划、搞政策研究的都必须看到这一点,必须突破竞争环境,在竞争的生存环境中我们能找到自身的地位。

  如果第一个问题解决了我们有信心可以和任何的技术相竞争在未来,我们有发展的必要。那么接下来必须解决产业技术本身的瓶颈问题,我们现在技术瓶颈最大问题不是技术本身,而是产业链本身。我们没有形成一个稳定的产业链,因为市场不足以支持稳定产业的发展,必须找到突破发展产业技术的产业链的瓶颈,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解决,如果确实是值得发展的技术,国家应该考虑培育一个产业链,培养一个产业,它必须有一定的产业规模相支撑,才能够养得活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完整的产业链包括技术研发、规划、运行、调试、制造,所有的环节都要有人才行。比方说我们养了一个核技术养了60多年了,我们养了一大堆的人和国家公司,它虽然提供的电力并不多,但是大家把它看得很重要,现在很重要,未来更重要,所以大家组建了三四个国家级的核电公司,有一大堆的国家级的核电研究院、有一大堆装备进行支撑,它虽然没有交出满意的答卷来,但是大家在支撑它,我们光热有没有这样的支撑,我们首先没有一个国家级的研究团队,我们没有一个成规模的无论是开发还是装备制造的,我们必须要考虑到这样一个东西,如何它是合适的,我们必须打造完整的产业链要共同的去努力,没有这么一个产业链,无论是梁先生说的规模还是石参事说的技术创新来说都是空话,是没有基础的,我们必须考虑突破产业链的瓶颈。

  第三方面,必须突破政策的瓶颈,我国政策里很多法律写得很明确,包括党中央国务院很多的文件写得很清楚,但是我们没有落实好。比方说,在最近党中央和国务院发布的很重要的文件,我估计大家都没怎么看,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关于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若干意见,那里面藏在字里行间有几个小小的字,就是绿色调度,绿色的能源优先上网,绿色之后就是效率,同样的技术里效率高的优先上网,绿色的环保,绿色的清洁的优先上网,同样都是不干净的效率高的先上网。我们能不能落实。还有我们可再生能源法里补贴做到位、全额收购的问题能不能解决,同时一个新的技术必须有一些新的政策,因为刚才和梁司长这个问题,我们在讨论招投标的时候,像光热发电适合不适合招投标的电价,我觉得不适合,招投标的概念是在这个技术很成熟的条件下,并且绝对是稀缺资源的条件下才能做招投标的电价,比如说就是一个项目,这个技术很成熟,就这么算了,如果是大面积市场开发的时候,市场的规律是什么,一个市场政策制定出来是这样的分布,大部分的人进入这个行业是可以盈利的,一部分比较优秀的可以多赚钱,变成更优秀的企业可以有更多的投入更多的发展和更多的技术创新可以引领未来,还有一部分企业做的不好就被淘汰了。

  如果一个新生的产业只能最好的人去干它,那就是最好的企业也不会赚更多的钱,我不是说中控是最好的企业,但是它是第一个做出成套装备企业、第一个并网发电成规模并网发电的企业,但是它是不是最优秀的?我个人说我比它更加的优秀,但是我说你可以说但是你没有做到,你做到的时候再说中控是最优秀的。现在中控应该是最优秀的,但是中控现在的项目是不赚钱的,它不赚钱怎么去发展呢、怎么去创新、怎么去扩大规模、如何培育产业链呢?我们必须在政策上解决这样的问题。

  我们必须找出一套办法来,扶持这样的一个新兴产业、未来有希望的产业,它在政策上必须有特殊的办法,比如说把几个方面考虑好,首先应该有一个实验的电站,要打通产业链,必须有一套示范电站,我们能有培育产业链,第一是打通、第二是培育,第三步是规模化,第四步是产业化,必须要按照这样的客观规律来做我们的电价和补贴政策。比如说核电一开始就给四毛二的电价的时候,所有的核电公司全都倒闭了,是不可能实行的,所以说必须有实验、示范、规模化、商业化不同时期的政策,也希望在座所有的公司、企业和科学家,我们都能考虑这些东西,除了我们去做项目以外,我们必须要推动这样的政策,我们不是说额外的去找,我们和一些国家扶持的重点行业、重点的能源行业要求同样的政策来支持。刚才石理事长在说,我们投了那么多,我们光热投了很少,现在那些都扶持起来了,该扶持光热了,光热应该有得到扶持的机会,第三个方面要考虑政策上扶持或者说打通政策上瓶颈的问题。

  第四方面是队伍建设。我们需要一个和谐的声音,我是鼓励技术竞争的,我特别反对技术相互的攻击,可以竞争但没必要攻击,也不能说槽式不好,或者是塔式就独步天下,不要这样,我们应该吸收核工业最大的毛病,三大公司相互指责,这个技术有问题、那个技术有问题,最后大家对核电,社会就说反正你们自己说不好,我们并没说你们不好。我们现在就避免这种问题,但是我们太阳能热发电也有这样的问题,比方说哪一个电站做出来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正因为有问题我们需要发展,我们需要去研究,我们需要攻关和克服,我们没必要相互的指责,特别是行业特别弱小的时候,我在光伏里也讲,光伏一批大佬们只要坐在一块就骂他们一顿,吃饱了撑的,互相说彼此不好,都是我们的光伏晶硅技术,只是不同的发展阶段很难说谁更好,如果说谁是一定更好他就胜出了。比方说我们的晶硅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占了上风,但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