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俊峰:光伏每年需要补贴200亿
发布者:李俊峰 | 来源:财新无所不能 | 0评论 | 4439查看 | 2015-08-26 11:36:00    
  “现在中国的能源问题比较复杂,处在一个变革的年代,财新今年采访我说,如果对中国的能源问题,在2015年用两个字说你的心情,能说什么?我的两个字是“等待”,等什么呢?等改变。”

  先讲大道理,能源的进步是一个科技和文明的进步,不能用价值来衡量,用价值和补贴来衡量是没有意义的。举个例子,现在国家发改委规定的天然气价格大概是平均3块钱一个立方米,一个立方米的天然气相当于两公斤煤的热值,而两公斤煤最多能卖8毛钱,但是我们不能说一立方米的天然气给2.2元的补贴。如果这样算每年要补贴4400亿。更不能说中国政府让老百姓每年多支付了4400亿来用天然气,使老百姓不堪重负。

  全球一年排放的温室气体大概400亿吨,二氧化碳大约300亿吨,中国的碳交易均价是20元至30元一吨,如果按5美元(30元)一吨算,100%的减排也只需要每年1500亿美元左右,如果每年花1500亿美元就能解决全球的碳排放问题,就用不着年年的马拉松谈判了。这说明减碳的成本远远不止5美元。

  从不清洁的能源向清洁的能源过渡,是一个时代文明的进步。联合国把一个国家能源现代化的程度用固体能源的占比来表征,一个国家现代化的程度越高煤炭的用量就越少。这些都不能用价值来衡量,随着现代化的进程,煤炭逐渐被淘汰出局,越来越不值钱。将来会有一天把煤送给你都不会要,这种条件下再去比较天然气比煤贵多少,光伏发电比燃煤发电贵多少也就失去了意义。

  人类文明进步是需要能源越来越干净,就是清洁和低碳。美国提出到2030年发电系统的碳排放减少35%,这就意味着燃煤发电从目前占比30%下降到15%,结果前几天美国第二大煤炭发电公司阿尔法都破产了。德国的褐煤发电最便宜,但是德国人也宣布逐步减少褐煤发电。这些国家都没有考虑最便宜的选择,因为现阶段环保、减碳对他们来说更重要。波兰在加入欧盟之前,煤炭占比80%,加入欧盟之后,由于大气质量要向欧盟看齐,也要像欧盟其他成员国一样承担碳减排的措施,目前煤炭占比也下降到50%左右。补贴多少都不是这些国家考虑的关键点。

中国需要属于自己的可再生能源政策

  在2003年中国制订《可再生能源法》的时候,专家学者们考察了很多地方的可再生能源政策,最终选择了德国的固定电价政策。引进这一政策后,中国的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非常快,现在中国已经成为可再生能源发展最快的国家。

  但是中国在制定政策的时候也犯了一个不小的错误。德国政府的补贴表现为:政府规定固定电价,光伏发电以零电价进网,但是国家按固定电价给光伏发电企业支付电价,从来没有明确每度电补贴多少,只需要电网公司之间进行结算这一简单的过程。中国虽然在政策制定过程中也规定了可再生能源发电上网的电价水平,按照电网需要多支付的费用计算了电力附加,整个结算过程电网企业都可以完成,根本就没有用财政补贴这个词。但是在执行过程中,电力附加进入了财政预算,电价结算分成了电网结算和煤炭标杆电价,财政结算所谓的“补贴”。结果出现了财政、延迟支付和拖欠企业电费的现象,严重影响了政府的信誉。

  去年,中国的发电装机是13.6亿千瓦,其中不能灵活调度的风电和光电只有1亿多千瓦,占比不到10%。即使到2020年搞2亿千瓦的风电、1亿千瓦的光电,不可调度的风光发电也只有3亿千瓦,占届时发电装机的比例应该也不到20%。而德国目前的风光电占比已经达到了40%,2030年更要达到80%。德国人分析问题的目的是如何更多的消纳可再生能源,更大比例的利用可再生能源。而我们在讨论可再生能源的问题的目的是想扼杀它,限制它,目的是不一样的。我们在发展可再生能源的过程中学习德国的经验,也吸收了他们的教训。相信我们达到德国目前的比例时,能比德国人做的更好。

  我认为,中国碰到的问题要比德国人简单得多,因为他们给我们探了路。比如,德国人开始发展光伏发电时,价格最贵是每千瓦时55欧分,当时相当于5.5元人民币。而中国的光伏电价0.9-1元钱。估计“十三五”期间光伏发电成本可以降到7毛钱以下,2025-2030年期间可以降到5毛钱。如果金融体制进一步改革,中国的光伏发电成本基本可以和美国一样。美国现在的光伏发电成本是4.8美分,加上联邦政府补贴1.8美分,地方州政府补贴1.5美分,大概是8.1美分,也就是5毛钱。如果光伏发电每千瓦时5毛钱,我们还能说光伏贵吗?

  有人曾经问过,为什么美国的光伏发电成本那么低?其实原因特别简单。美国人的融资利率是2%,而中国的融资利率是8%。按照中国光伏1万块钱投资发产出1200千瓦时电的比例换算,每年的财务成本是800块钱,每千瓦时的财务成本接近7毛钱,所以说中国光伏企业的上网电价9毛钱的时候还不怎么赚钱,而美国人拿到5毛钱的时候还赚钱,因为他的财务成本不到2毛钱。

  所以解决光伏问题不光需要完善可再生能源法和电力体制,也需要进行金融体制改革。所以我认为大幅度降低中国光伏发电的成本,甚至包括所有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成本,除了技术进步,更重要的是降低融资的成本和提高电网的服务水平。

还原环境成本,提高可再生能源竞争优势

  虽然国外光伏发电的融资成本低,美国和德国的风光电实际电价都比中国高,德国的光伏上网电价甚至达到中国的三倍左右,仍然有竞争力,其根本原因是实现了化石能源发电环境成本的内部化,在欧洲、日本和美国燃煤发电越来越成为不受欢迎的电力,天然气发电、风力发电和光伏发电越来越受欢迎。所以中国发展包括光伏在内的可再生能源问题,不是如何降低可再生能源成本问题,而是如何有效还原环境成本,不计算环境成本的可再生能源是永远没有竞争力的。

  过去中国的能源战略是安全、稳定、经济、高效。政府关心能源的经济性问题,结果就出现清洁的能源在中国很贵,大家用不起,大家都去用肮脏的能源,结果牺牲了环境,只能望“雾霾”兴叹。这也说明,能源的经济性问题必须放在环境保护的大前提下来衡量。现在中国的能源战略开始和国际同步了,也就是安全、高效和清洁。什么叫经济?所有新的东西都是贵的,有成本限制就会妨碍技术进步。大部分的发达国家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不讲成本的问题,成本由市场来决定。贵没关系,用得起就行了。所以说在日本、在美国、在欧洲,大家都不觉得天然气贵、光伏发电贵,只有中国觉得贵,这种局面应该改变了,中国总不能带着阴霾实现现代化吧?

最后一问:光伏万亿补贴是否夸大其词

  李俊峰老师表示,光伏万亿补贴是一个吓唬人的数字。1万亿可以补贴2万亿千瓦时光伏发电,相当于18亿千瓦的装机,可惜现在只有400多亿千瓦时光伏发电,装机不到3000万千瓦,每年只需要“补贴”200亿元,何来万亿补贴?何来不能承受之重?如果要达到2万亿千瓦时的光伏发电量可能要到2050年,那个时候光伏发电就不再是新能源,成了普通能源、“老能源”了。到时候,中国也现代化了,人们的观念也会变化,光伏发电也不用补贴,进入寻常百姓家!

  在制定《可再生能源法》的时候,有人算了一笔账。当时认为是等到2020年的中国发电量在5万亿千瓦,希望风电和光伏能占到整个发电量5%左右。2500亿千瓦时,现在总的发电量多了,可再生能源发电也多了,其中光伏和风电加起来大约是6000亿千瓦时。当时认为到2020年光伏的发电成本可以降到1块钱,而风电到2020年不补了,现在看来,2020年风电可以有竞争力,不用补贴了,光伏发电的补贴也可以大幅度的减少。2003年的估计电力附加最高到5分钱就可以解决问题,现在看来3分钱就可以了。多花三分钱买一个蓝天难道不值吗?

  在发展中有问题就慢慢去调、慢慢去改。中国的发展比德国正好晚了十年,我们是在光伏发电和风力发电有了初步竞争力的时候再去大发展,利用较少的补贴,实现了可再生能源的大规模利用,所以我们的补贴不是不能承受之重,是可以负担得起的,只是补贴的方法、机制要做一些调整,让它更加科学和合理一些。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